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清明时节悼故人  

2013-04-02 16:58: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收到好友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尚永亮邮件,转发他偶然间在网上看到的一篇博文,说我们在北京大学做访学时的同学刘迅早已作古。二十二年前的刘迅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是我们四十五楼令所有女博士、女硕士、女访问学者心驰神往,凝视率和回头率最高的男生。因他是图书馆学专业,我是古代文学专业,所以直接交道并不多,再加上或许我俩都自我感觉良好,即使在楼道插肩或窗口对视,虽只是瞬息间事,却都稳重内敛而致吝啬惜言,不肯先表达问候或赞美仰慕之意。

从北大结业后我们回到各自的学校,偶有从东北师大来西师开会的老师,我们会互致问候,也并没有一书片纸。后来有了手机,刘迅也去了深圳,我记得一次是我的学生去宝安区中学实习,一次是他的部下来重庆出差,我们才得以在电话里礼貌而平静地寒暄了几句。最近几年倒是常去深圳讲座,也因来去匆匆,更怕“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而未曾联系。老实说,他的电话号码也因手机换了几朝几代而无从知晓了。当然,也不是不能打听,因为我有一对大学同学夫妇曾在宝安区的中学教书,但总觉得悄悄地来、轻轻地走,不打扰人也是一种礼仪文明。

今年三月中旬应深圳云顶中学邀请讲座,原打算借此机会看看刘迅和我的另外三位同学,谁知道出发的前一天竟然哑了嗓子,一到深圳就急着找偏方,什么虫草炖鸭子、雪梨蒸川贝、九制八爪瓜,甚至于还有说找芝麻叶子泡水等等,一切都是为了说出话来完成讲座。最后终于坚持讲完,已如杜鹃啼血。于是我意识到,健康是多么重要,而嗓子对一个教师来说又是何等的要紧。虽然我早就说过,哪一天我不能走路了,只要大家邀请我,我还可以坐着轮椅和大家慢慢聊;哪一天我看不见了,只要大家接送我,我也会把我脑子里面储存的诗词歌赋以及对我们今天的启迪透析给大家,然而,没有嗓子了,我就找不着北了。说这话是有些许感伤,但也有些许得意。但是,我那时还相信比我年轻、比我健康的刘迅一定更加成熟、更加春风得意,见面总归还有机会。殊不知这不到半月就传来了他早已陨落星空的消息。岂非韩愈《祭十二郎文》所叹“少者殁而长着存,强者夭而病者全乎”?

我与刘迅,在北京大学四十五楼同窗仅只一年,深有好感却二十年不曾吐露半分,如今,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韩愈所说“生而影不与吾形相依,死而魂不与吾梦相接,吾实为之,其又何尤”,正是自我谴责,又能怪谁呢?“言有穷而情不可终,汝其知也耶?其不知也耶?呜呼哀哉!尚饗。”

附2012年寒假在北京大学讲座期间的留影

清明时节忆故人
当年四十五楼住的是博士、硕士和访问学者 

清明时节悼故人 - 达五 - 李达武的博客

当年男生住一楼,二楼以上住女生。据说漂亮女生路过时,大叔们都“不如在帘儿底下”偷偷窥视。如今男女分舍,干脆公开正视。

转发不知名同学的博文:悼念刘迅师兄

(2008-05-06 20:47:32)

2008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且值得记忆的年份,一个奥运年已经把世界搞得红彤彤,沸沸扬扬;一个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更是推波助澜,把思想解放推到了潮头浪尖。不经意间,各大学纷纷开始举办各种各样的77级78级校友毕业30周年返校活动,热浪同样一浪高过一浪。4月,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图书馆学专业77级的校友返校聚会,三十年弹指一挥间,刘迅师兄已经无法与同学相聚,一个月后这颗曾经的图书馆学明星在夜空中消逝后,永远地陨落了,留给我们的是曾经在脑海中闪耀过的星光和无边无际的遐想。

1979年秋,我刚考入武汉大学图书馆学系,住在梅园新四栋(后来拆除了,今已不存在)二楼东边靠近盥洗室的第二间宿舍,而刘迅师兄则住在西边靠楼梯旁的宿舍,因此每天闭眼不见睁眼见,对77级和78级的师兄们始终充满了敬意。开学后不久学校开始举行全校篮球比赛,刘迅师兄邀我参加系学生篮球队,于是,我开始混入师兄的队伍,主力队员有77级图专的刘迅、王志文、郭卫翔、78级图专的王贺彤、情专的鲁昕和79级的我,在屡败屡战中享受着一种团队拼搏的乐趣,因为惜败的次数多了大家彼此之间相互调侃得最多的就是“臭球篓子”。后来便是系排球比赛,因为有刘迅、王志文这两位高大威猛的队员,77级自然获得冠军,我们79级只好甘拜下风。再后来,我进入校篮球队担任主力组织后卫,开始了疯狂的体育生活。因此,认识刘迅师兄始于篮球,一种充满激情的运动。

因为篮球的原因,我也经常去刘迅师兄的宿舍听他们海阔天空地吹牛。77级的同学个个经历不凡,各怀绝技,令人羡慕不已。也就是因为串门,才在刘迅师兄的宿舍认识了张新毅师兄,那时他们俩正在钻研“世界三”,我当时对学术没有兴趣,只是傻听他们在那里海吹。没有想到,二位师兄因此而冉冉升起,并迅速成为图书馆学界耀眼的新星。

毕业以后,刘迅师兄去老家东北师范大学图书馆学系任教,经常有佳音传至珞珈山,待到他毕业返校我们再见面时,他正在踌躇满志地准备破格晋升副教授,再后来在符孝佐系主任等前辈的大力提携下,刘迅师兄又破格晋升为教授,成为1977恢复高考以后图书馆学专业毕业生中晋升教授的第一人,红遍了东北师大和全国图书馆学界,成为所有年轻人崇拜的偶像。

在如日中天的时候,刘迅师兄激流勇退,南下深圳,跳出了图书馆学的圈子,从此留给人们许多遐想的空间。记得我第一次在深圳见到刘迅师兄是在深圳南山图书馆,我们都是应程亚南馆长的邀请去参加南山图书馆的开馆典礼。那时,刘迅师兄风采依然,身边一如既往地有几个PLMM不断地喊着“刘老师”,请叫图书馆学的问题,为此我一直在调侃刘迅师兄人在曹营心在汉,也就是说,他心中始终有着一种图书馆情结,虽然不再图书馆学。

刘迅师兄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激情的人,更是一个希望不断尝试开拓新领域的人,在深圳的日子里,刘迅师兄曾经把校长做得非常出色,踏上宝安区教育局局长的仕途后,因为官场的险恶,又再次激流勇退,开始创办民办教育事业,在资产达数亿的辉煌时刻,白血病无情地夺去了刘迅师兄宝贵的生命。

惊悉刘迅师兄仙逝,我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惆怅,人生需要这样去拼搏吗?也许,刘迅师兄是对的,因为他犹如一颗星星曾经在浩瀚的天空中多次闪烁,映照过多种事业领域,人生如是亦辉煌。也许,大凡在图书馆学领域能够有所建树的人,在其他领域一定也是一个绝对的强者。刘迅师兄的人生就是很好的证明。

刘迅师兄匆忙地走了,在中国图书馆学的历史进程中留下了一串深深的令人记忆和怀念的足迹。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