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中秋佳节的祝愿,天人合一的境界(《魅力诗词曲》节选)  

2011-09-11 14:18: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调歌头     魅力点:中秋佳节的祝愿,天人合一的境界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白话意译

明月从什么时候就有的,我手持酒杯仰望青天。

不知天宫计时,到今晚是哪月哪年?

我想乘风回归天上,又怕那美玉建成的仙宫没有人情味,高处不胜寒。

现在我至少可以对着自己的影子起舞,看来天宫再好,也不如留在人间。

月亮转过红色的楼阁,照进雕花的窗户,照着我终夜无眠。

月亮你不应该有什么遗憾,为什么总是月圆而人不圆?

其实人的一生有悲欢离合,就像月亮有阴晴圆缺一样,自古都很难两全。

但愿我们都幸福康健,即使分处各地,也能共享月亮的美好圆满。 

魅力心解

《水调歌头》词牌下有一小序“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说明此篇作于宋神宗熙宁九年(1076)苏轼知山东密州时。此时苏轼父母双亡,妻子王弗也去世多年了,苏轼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就是弟弟苏辙(字子由)。中秋之夜,苏轼以酒解愁,喝到天亮,乃至大醉,于是乘着醉意写了这首中秋词,同时也怀念手足同胞弟弟苏辙。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起句问得突兀而又痴迷。这本是一个不值得一问的问题,同时又是一个自屈原开始就没有解决的尖端科研问题。苏轼化用前人诗句,以一个疑问句,一个陈述句,便把明月、宇宙、大自然以及把酒之人、问天之人的情思全部传达出来了。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天上宫殿”承“明月”而来。有明月,便联想到广寒宫以及天上的宫殿,那里自然是另一个世界。不知在天上那个世界里,时间的长河流到今晚,该是哪一个年头了?当然,词人的问天、问月,也许还包含着对现实的迷惘,对政治气候难于把握而产生的疑虑。可是无论怎么问、问什么,都可发现词人的浪漫气质。宇宙是这样的浩渺而永恒,历史是这样的悠久而复杂,不能从中获得一个明确的结论,我真想化作一个仙人,驾长风回归到月宫中去。“我欲乘风归去”,有一种回家去的亲切之感。而“家”又不是故乡,只是想象中的仙境。既迷茫怅惘,又使全词更有了一种飘飘欲仙的浪漫氛围。

“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仙宫固然很好,可我已习惯了人间的冷暖。我当然也想到那远离尘嚣、可以使人精神净化的所在去,可是又担心那里的琼楼玉宇太高,气候太寒冷,我无法适应。这里的“欲”和“恐”,写出了词人的矛盾。想,然而又害怕。为什么这样矛盾?词人没有说,也许是由于自己老大无成,对世事厌倦了,抑或是词人飘然出世的道家思想、修身养性的佛家意识与儒家的民本观念、积极用世精神时相对抗,而难于协调统一?词人在行文中留下了许多空隙,让我们去想象,去补充。

在去不去天上宫阙的彷徨无定中,词人感到自己独处在感情的沙漠上,得不到一点精神的寄托与情感的安慰。只有那多情的一轮明月,朗照出了他全部的理想、所有的情思。于是词人便“起舞弄清影”,在月光下舞蹈起来,孤劳自赏。

酒无法使词人沉醉,天宫也无法使词人忘情于红尘。“何似在人间?”天上的宫阙再好,又哪里赶得上在人间的自在与欢乐?又在哪里去寻找与亲人团聚的幸福与安宁?“起舞弄清影”,由李白的诗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月下独酌》)点化而来,既有几许孤独感,又有几许清高。

过片正面写月光。“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月光转过朱红的楼阁,照进雕花的窗户,照着一个满怀心事、彻夜不眠的孤独者。这里的不眠之人,不一定是词人自己,也不只是在那朱帘绣户中辗转反侧的思妇,而是泛指那些与亲人别离见月伤悲的人。这种虚写,拓展出更广阔的内容从而具有更普遍的意义。

于是词人借不眠之人的口,埋怨月亮,问得虽然无理,却有极深的情致:“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月亮本来是自然之物,它是不应有什么怨恨之情的,可它为什么老是在人离别的时候就圆了呢?人生本来是不应有那么多怨恨悲愁的,可又为什么月圆而人不圆,为什么人生总有那么多弥补不了的遗憾呢?词人推究着人情、物理,希望寻求到人生失意的根本原因。

于是,一种掩抑不住的、因无法与同胞兄弟苏辙团聚的怨悱油然而生。世间的事物总没有十全十美的,“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这是自然的法则,这是社会的规律,这是人生的必然,谁也无法按照主观意愿将这一切加以改变。

既然如此,又何必犯愁呢?于是旷达的苏轼又恢复了心境的宁静,终于把离别与团聚、出世与入世、悲苦与欢乐、有为与无为统一在一个含有积极意义的命题上——“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表达了自己对人生的一个良好的祝愿。这祝愿,照应了前面的“明月几时有?”“何事长向别时圆?”的疑问,从而成为全篇的警策。

这里的“人长久”就时间而言,“千里”就空间而言。苏轼此句将流逝的时间和变幻的空间统一在一个洞察了人类自然真纯感情的不变的宇宙实体——月亮之中,创造出人与自然高度和谐的、天人合一的境界。

此篇的关键在于情、景、理的统一。情是贯穿全词的动脉,景是情与理得以体现的底色,理溶汇在情与景的交融中。在中秋的月色中,在世事的浮沉里,在与兄弟苏辙七年不得相见的悲愁里,词人的思想与情感经历了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螺旋式上升过程,终于达到了乐观超逸的境界。“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反映了词人对生命和感情的高度重视。所以胡寅在《酒边词序》巾评:“眉山苏轼,一洗绮罗香泽之态,摆脱绸缪宛转之度,使人登高望远,举首高歌;而逸怀浩气,超乎尘埃之外。”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