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摘录四川师范大学视觉艺术学院院长、同学林木有关生死的见解  

2011-12-09 11:52: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裕明兄去世的事,引起同学们的无穷感慨。面对每个人都避不开的生死大事,也真让人感慨万端。裕明兄与我不是一班,交道不太多,但他的风流倜傥,也有了解。几次同学聚会都在一起。听说他生病,也听说他病情稳定,现在竟去世了!甚实西师中文系七八级三个班里,我们三班同学走的最多,一个班六十几位中就走了6个人:潘玉、张三哥(希贤)、张平、杨宗平、李富伦、黄俊英,光我们一个组十一二个人中就走了潘玉、张平两个人!他们走时才四五十岁!

    人生总会归零。一次去澳门,所住宾馆附近也有一个巨大精美的葡萄牙人的西式墓地,这是西方城市里才有的景观,在大城市高楼林立中有着东一处西一处的零散墓地,就连繁华的纽约华尔街对着的那个教堂边上也是墓地。澳门的这处墓地里面每个墓前都有精美的石质雕塑,或者是墓主人的雕像,或者是天使们的形象,有些新近的墓上有照片,当然大多是老人,也有年轻人和孩子,一些照片上的年轻姑娘还很漂亮。看着让人唏嘘。从墓的铭文上看也有两三百年前的,大多是一百年来的,有些文字已漫漶,不可辨读。不少几百年前的墓显然已无人打理,任其衰草丛生,碑倒墓陷,石雕风化得大有文物的苍桑感……上千的墓地里只有个别的墓有鲜花,一个华人中年妇人穿着黑色的衣服在墓前插花,她丈夫的墓前有好几个花瓶,都插着鲜花。我和她聊了几句,她说自从丈夫去世后,她每天都来插花换花,已经十多年了,天天如此!我想这女人肯定极爱她的丈夫。这里面肯定也有感人的故事。但又一想,哪天她也走了,或许也会合墓于此,但他们的儿女们(如果有的话)会来天天献花数十年如一日吗?多半不会!那么,几十年以后,一百年以后,几百年以后,他们的墓不也会如这个墓地里那些不知何许人的倾倒的古墓一样长满衰草树丛!甚至,再过数百年,或许根本就没有这个墓了!或许连这个墓地也没有了。这对夫妇连同他们的子子孙孙们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历史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九九的人们不就这样消失得干干净净么?

    有一次,我对中国美术界一批当今一流的名画家们——其中不少人相当自负——说,各位都是大名家了,你们想过你们的名声能管多久吗?五十年后,一百年后名声还在吗?五百年后一千年后呢?大家面面相觑,无言以对。在死亡与时间面前,虚声浪名又奈其何!而今天争名逐利真是又何必呢!人生不过如此!有时,面对如朋友、同学去世,伤感固然伤感,感慨当然感慨,但却有着几分似乎不该有的冷静和理智:对朋友对同学甚至对亲人,生前尽量地好,去世了,就去世了。顺乎自然而已。活着高兴就好,做自已高兴的喜欢的事就好。不论这些事意义大或意义小,只要自己喜欢就好。这些想法似乎有些消极,但又不尽然。每个人都做自已喜欢的事,也因此而能做好这些事,社会也会得益。

    听说裕明兄去世前病重之时,没有告诉人,因此也没人去看他。这个办法好。前不久,我的一个大家都喜欢的一向乐观的同事去世了。临死前几天我去看他,神情痛苦,阴郁,体态枯瘦。弥留阶段,已不能说话,眼角上挂着的一滴眼泪,无声地向我也向这个世界作无奈而刻骨铭心的告别!我有些后悔去看他。本来丰满健康红润永远带着善良微笑的他的印象,老是要被他最后时段的印象冲击。尽管这种印象对死去的他已无所谓,但对活着的我们总平添一份遗憾,丧失一份美感。我们没有白裕明兄临终前的印象。现在想到他,还是以前那种鲜活、潇洒,那种风流倜傥的印象。这不很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