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让我的怀念随那清风、随那流水  

2011-11-12 22:58: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接到好友天柱的来信,说大学同学白裕明君已仙逝了。

        就这么轻轻地、悄悄地走了?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们?三年前,我们入学三十周年聚会,他还来过,我们还碰过杯,虽然有些形容消瘦,可还是那样风度翩翩,让女生怦然心动,我那天晚上都忍不住说了一个有颜色的段子。他怎么说走就走了?就这样一声不吭?

       第一次在课堂见他,俨然文学青年。他的作文第一个在全班作为范文朗读,一下子就俘获了好多女生的心。后来,发现他特讲义气,地地道道的重庆崽儿。他家就住在江北观音桥离长途车站很近的地方,他曾主动带我去他家落脚,为了表示感谢,我还从万县带回两瓶小磨麻油送给了他的妈妈。后来,又隐约觉得他是个多情浪子,偶尔看见他和别的女生散步,也有一丝心甘情愿被他骗一次的冲动。或许是因为我的一个亲戚是我们系的领导的原因吧,我发现他除了帮助我,总对我敬而远之。后来,听说他真的和二班的一个女同学好上了,我心里倒有了几分轻松。后来,又听说他们吵架了,心里说不出是幸灾乐祸还是疼。但总之,我们离得很远,就像两条永不相交的轨道。可每次在校园里远远地看见他,仍然止不住地脸红心跳,赶快回避、逃跑,记得有一次避之不及,他在擦身而过之际竟然哼出一声样板戏台词:“脸红什么?”让我恨死了自己太不争气。后来学习紧张了,他也逐渐从我的视线中淡化了。毕业后,他分配去了成都四川政协报。记得有一次到成都出差,我还去了红照壁街和他在一个茶馆里平静而悠闲地摆了半天龙门阵。以后再去成都,就很少联系他了,因为各自都有很多该忙活的事情。

        最后一次聚会是在三年前,原本打算毕业三十周年,即2012年聚会的,那时还没有2012大灾难的说法,只是大家都有些等不及了,于是提前到2008年入学三十周年聚会。这次他来了,依然是风度翩翩,但特消瘦。有同学悄悄说,白裕明离婚了,又得了白血病,他自己不说,大家都别提。举杯的时候,我对他说:“保重。”他依然笑得很帅,不过我已不再脸红,只是好心痛,好想哭。

        想不到他竟然就这样默默地走了。好友天柱说:“我们都要保重。”其实好友天柱在几年前也做过移植手术,而我自己也是个有家族史的疑似病人。当然,该来的总会来。悲痛之余,那些年轻时候浪漫的故事依然让我们怀念。白裕明君,相信在另一个世界,你的才华横溢、豪爽热心、风流倜傥,依然会让你如鱼得水,大有所为,而且也会有很多红颜知己,你绝不会寂寞,而我们也会记得你。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