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精神的魅力与北大名师群(连载六):钱玄同  

2010-09-29 17:1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玄同(1887—1939)原名钱夏,字中季,号德潜,后改名玄同,浙江吴兴人。文字学和经学家,新文化运动的闯将。北京师范大学国文系教授、系主任兼北京大学教授。

1917年初,在北京高师国文部任教授的钱玄同就开始给《新青年》投稿,深得陈独秀、胡适等赏识,作了《新青年》的约稿编辑。于是钱玄同常去动员周氏兄弟为《新青年》撰稿。周作人很快就有稿子交来,而其兄周树人却迟迟没有动手。钱玄同做事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便不厌其烦地去约稿。他和周树人又都十分健谈,常常是下午四五点钟开聊,一直要聊到深夜十一二点方散,但约稿之事总不见进展。

一次,钱玄同见周树人书桌上一叠叠抄写的古碑文,就问:“你抄了这些有什么用?”答:“没有什么用处。”钱又追问:“那么,你抄它是什么意思呢?”“没有什么意思。”从这儿句对话不难看出,当时周树人处于报国无门、救民无法,心中苦闷的境地。钱玄同再一次建议说:“我想,你可以做点文章。”周树人说:“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死,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钱玄同立刻争辩说:“既然起来了几个人,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这句话切中要害,打动了周树人的心,终于动笔写了抨击吃人旧礼教的白话文小说 《狂人日记》,发表在 《新青年》1918年4月号上,署名鲁迅。从此,周树人一发而不可收拾,小说、杂文不断,冲锋陷阵,所向披靡。可见,鲁迅对新文学的贡献,也与钱玄同的激励相关。

许多大学教师上课,为了显现其学问高深,也有故弄玄虚者。因为,如果把别人都讲明白了,那就不算学问,所以常常以“这个问题很简单”,“这个问题不是问题”作结论。暗示学生们说,因为这个问题很简单,所以学生们也就不必问,只有弱智者才会把不是问题的问题当问题。这真是狡猾而虚伪!如果这个问题的确简单,说出来就是浪费时间,浪费时间就是谋财害命与自杀,这当然是一种大智慧。但是,如若这个问题本来就搞不清楚,却以玄虚来逃避,就是误人子弟。

钱先生在北大上课,名为“玄同”而从来不玄,丁是丁,卯是卯,以“考古求真”的学者态度,致力于“经世致用”的社会贡献。

这就是北大教师的良知,对得起天,对得起地,对得起社会,对得起学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