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精神的魅力与北大名师群(连载四):鲁氏兄弟  

2010-09-25 21:49: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

鲁迅(1881——1936)原名周樟寿,字豫山,后改名周树人,字豫才。浙江绍兴人。七岁开始读书,十二岁从寿镜吾老先生就读于三味书屋。

1898年离开故乡考进南京江南水师学堂;后又转入江南陆师学堂附设的矿路学堂。1902年初毕业后被选派赴日留学,先是学医,后为改变国民精神,弃医从文。1909年8月回国。

辛亥革命后应蔡元培之邀去南京临时政府教育部供职,后又随部迁住到北平。1918年始以鲁迅之名在《新青年》上发表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至1926年,相继出版短篇小说集《呐喊》和《彷徨》等。

1920年8月被聘为北京大学、北京高等师范学校文科讲师。用鲁迅自己的话说,是属于“一两点钟的讲师”。

1927年初到广州中山大学任文学系主任兼教务主任。1927年8月到厦门大学任教授。同年10月抵上海,从此定居上海,专事写作。1936年因积劳成疾与肺病在上海逝世。

林语堂在《鲁迅之死》里评价说:

……鲁迅与其成为文人,无如号为战士。战士者何?顶盔披甲,持矛把盾交锋以为乐。不交锋则不乐,不披甲则不乐,即使无锋可交,无矛可持,拾一石子投狗,偶中,亦快然于胸中,此鲁迅之一副活形也。德国诗人海涅与人曰,我死时,棺中放一剑,勿放笔。是足以语鲁迅。

鲁迅所持非丈二长矛,亦非青龙大刀,乃炼钢宝剑,名宇宙锋。是剑也,斩石如棉,其锋不挫,刺人杀狗,骨骼尽解。于是鲁迅把玩不释,以为嬉乐,东砍西刨,情不自已,与绍兴学童得一把洋刀戏刻书案情形,正复相同,故鲁迅有时或类鲁智深。故鲁迅所杀,猛士劲敌有之,僧丐无赖,鸡狗牛蛇亦有之。鲁迅终不以天下英雄死尽,宝剑无用武之地而悲。路见疯犬、癞犬、及守家犬,挥剑一砍,提狗头归,而饮绍兴,名为下酒。此又鲁迅之一副活形也。
  然鲁迅亦有一副大心肠。狗头煮熟,饮酒烂醉,鲁迅乃独坐灯下而兴叹。此一叹也,无以名之。无名火发,无名叹兴,乃叹天地,叹圣贤,叹豪杰,叹司阍,叹佣妇,叹书贾,叹果商,叹黠者、狡者、愚者、拙者、直谅者、乡愚者;叹生人、熟人、雅人、俗人、尴尬人、盘缠人、累赘人、无生趣人、死不开交人,叹穷鬼、饿鬼、色鬼、谗鬼、牵钻鬼、串熟鬼、邋遢鬼、白蒙鬼、摸索鬼、豆腐羹饭鬼、青胖大头鬼。于是鲁迅复饮,俄而额筋浮胀,睚眦欲裂,须发尽竖;灵感至,筋更浮,眦更裂,须更竖,乃磨砚濡毫,呵的一声狂笑,复持宝剑,以刺世人。火发不已,叹兴不已,于是鲁迅肠伤,胃伤,肝伤,肺伤,血管伤,而鲁迅不起,呜呼,鲁迅以是不起。

 

鲁迅《自嘲》诗曰:

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 

        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先生虽然只是北大的一位一两点钟讲师,但先生的英勇无畏和战斗精神,也在北大剪影里留下了精彩的一页。

 

周作人

周作人(1885~1967)名槐寿,奎缓,自号启孟、启明(又作岂明)、知堂等,又取名作人,笔名仲密、药堂、周遐寿等。1885年1月生于浙江绍兴,鲁迅的二弟。1903年进江南水师学堂学习海军管理,毕业后考取官费留学日本。1906年7月到日日本攻读海军技术,后改学外国语。此间与羽太信子(1888-1962)结婚。1911年回国后在绍兴任中学英文教员。辛亥革命后,任浙江省军政府教育司视学、绍兴县教育会会长、省立五中教员。1917年任北京大学文科教授。

“五四”时期任新潮社主任编辑,参加《新青年》的编辑工作,1921年参与发起成立文学研究会,发表了《人的文学》、《平民文学》、《思想革命》等重要理论文章,并从事散文、新诗创作和译介外国文学作品。他的理论主张和创作实践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影响,成为新文化运动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

1927年4月李大钊被杀害,曾保护李大钊之子李葆华避居自家一个月之久。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对中国前途悲观失望。抗日战争爆发后,出任伪北京大学文学院长、伪华北政务委员会教育总署督办,或许是因为他的平和,或许是因为他有一个日本太太的婚姻,沦为汉奸文人,留下了一段极不光彩的历史。
  1945年以叛国罪被判刑入狱,1949年出狱,后定居北京,在人民文学出版社从事日本、希腊文学作品的翻译和写作有关回忆鲁迅的著述。

1966年文化大革命中遭受冲击,于1967年5月7日病死。

废名在30年代曾写过一篇《知堂先生》,其中说:

知堂先生是一个唯物论者,知堂先生是一个躬行君子。我们从知堂先生可以学得一些道理,日常生活之间我们却学不到他那个艺术的态度。平伯以一个思索的神气说道:“中国历史上曾有像他这样气分的人没有?”我们两人都回答不了,“渐进自然”四个字大约能形容知堂先生。……

我们常不免是抒情的,知堂先生总是合礼,这个态度在以前我尚不懂得。十年以来,他写个我辈的信札,从未有一句教训的调子,未有一句情热的话,后来将今日偶然所保存者再拿起来一看,字里行间,温良恭俭,我是一旦豁然贯通了,其乐等于所学也。

他作文向来不打稿子,一遍写起来,看一看有错字没有,便不再看,算是完卷。因为据他说,起稿便不免于重抄,重抄便觉得多无是处,想修改也修改不好,不如一遍写起来倒也算了。他对自己是这样的宽容,对于自己外的一切都是这样的宽容,但这其间的威仪呢,恐怕一点也叫人感觉不到,反而感觉到他的谦虚。……

知堂先生的德行,与其说是伦理的,不如说是生物的,有如鸟类志羽毛,鹄不日浴而白,乌不自黔而黑,黑也白也,都是美的,都是卫生的。

愤激的周树人与平和的周作人兄弟同在北大任教,鲁迅刚进入知天命的55岁,就因心伤肺伤愤激而死,周作人却忍辱负重活到82岁,若不是文革在劫难逃,或许可以长命百岁。这是否就是庄子所说的“无用之用”呢?要是两兄弟可以综合一下就好了,可是据说,这两兄弟聚在一起,没有一次不是让哥哥鲁迅大发雷霆的,于是,作为弟弟,周作人的态度就是退避三舍。

        从这个意义上说,北大校长蔡先生同时聘请水火不容的鲁氏兄弟,也是为了让学生们明白两种人生态度各有其利弊吧?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