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连载达五随笔:精神的魅力与北大名师群(一)  

2010-09-19 17:09: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先生在纪念北京大学二十七周年的文章《我观北大》中指出:“北大是常为新的,改进的运动的先锋……北大是常与黑势力抗战的,即使只有自己。”七十三年后,北京大学著名教授谢冕在纪念北大百年华诞的文章《北大的传统精神》中再次强调:“北大人是入世的,他们读书思考,却始终不曾须臾脱离中国的历史和现实。他们坚定地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作为知识者,他们有一种能力,可以把现世关怀和焦虑转化为文化与学术的革新与建设。”

是的,北大有光辉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学术传统,北大人总是以惊人的坚定和气度,维护着学术与思想的自由,促进着科学与民主的进步。北大精神的魅力不仅辉映着一百年来中国的近现代史,而且对当前高等学校的教育教学改革,包括我们西南大学要办成国际上有影响的一流大学,有着一种模范与前卫的作用。

北大的前身是京师大学堂,是戊戌变法的唯一成果。戊戌变法失败后,六君子被害,康有为远走他方,保守而昏庸的慈禧竟然钦定保留下这所由康有为发起的、梁启超制定办学章程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中西并用,观其会通”的京师大学堂。这件事情本身说明了北京大学在他的襁褓时期便吸收和渗透了西方现代文明与科学的营养。

1912年5月,京师大学堂改名为北京大学。第一任校长是思想家、教育家严复,第二任校长是科学家、教育家蔡元培。

蔡元培校长上任即提出“以美育代宗教”的主张,制定北大的办学方针是“学术自由,兼容并包”,在教员聘任上的原则是:任人唯贤、唯才是用。

于是,陈独秀提出“科学与民主”,李大钊打出“新青年”与“新潮”,胡适鼓吹“大胆假设,小心求证”,鲁迅借狂人之口,发出“从来如此,便对么”的疑问,指出几千年封建制度的吃人本质,剖析民族文化心态是想做奴隶而不得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两个时代,号召青年创造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新时代。由于这些大师先知们的倡导和身体力行,便共同构筑了以北大为代表的大学精神的总体风貌。

以下,我们通过对北大当年名师们逸闻趣事的介绍,来了解大学精神的内涵。

 

蔡元培

蔡元培(1868—1940),字鹤卿,号孑民,浙江绍兴人。21岁中举人,24岁中进士,26岁补翰林院编修。蔡先生曾留学德国、法国,学贯中西。1917年接任北京大学校长,即以古仁人之心和西方资产阶级民主思想办学,待人接物温良恭俭让,既不苛责于人,更不滥奖人,公平公开公正,让北大人个个心服口服。

据傅斯年先生(北大教授、台湾大学校长)回忆,曾经有一个同学在宿舍外的墙壁上张贴了一张讨伐某人的匿名告示,因某人长了一副小官僚的面孔,说话做事都不得体,所以大家都不喜欢他。于是傅斯年也和同学们一起贴了一张言辞激烈的匿名檄书。

几天后,蔡先生在一次大会演说时提到此事,不点名地批评说,诸君对某君行为不满,可以规劝,这是同学间的友谊。若不能规劝,也可以告诉校方,以求合理解决。而匿名信既不能帮助对方改悔,反而会增加对立,同时说明写匿名信者不敢正大光明,暗箱操作,这是品性堕落的开始。

傅斯年先生说,听了蔡先生的一番话,自己心里产生了一个很大的震动,过去虽然把《大学》被得滚瓜烂熟,所谓“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但并不懂得怎样做一个光明坦荡的君子,经过这次教训,从此以后做事,决不匿名,决不推卸自己的责任。

曹丕在《典论·论文》里说:“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中国的知识分子因为种种不能公开的原因,写匿名信的不在少数,但北大自从这件事后,什么观点意见都可以在三角地、民主墙上公开张贴,公开辩论,几乎没有窃听、告密等卑劣行为。而这大概也是以后历次政治运动,包括反右和文化大革命,北大首当其冲的一个原因。

作为一个提倡自由思想的大学校长,蔡先生承受的压力也很大。五四运动爆发前,北京的空气已经很紧张了。北洋政府对蔡先生大施压力和恐吓,于是有人劝蔡先生识时务者为俊杰,最好回避此事,或者干脆暂时解聘陈独秀,同时制约一下严词过于激烈的胡适。但蔡先生在耐心地听完后,气定神闲地说:“北京大学的一切事,都在我蔡元培一人身上,与这些人毫不相关。”

一个大学校长,就是要敢于担当,要从自己开始实行问责制。学生有事,老师负责;老师有事,校长负责。从此,“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就成为北大爱国精神的精髓。

由于蔡先生主张教授治校、任人唯贤,所以北大聘任教师是不论其政治立场的左右、学历学位的高低、学术派别的大小、出身地位的尊卑的。比如,保守的辜鸿铭可以和前卫的李大钊在同一讲台你方唱罢我登场,左派的朱自清、闻一多、焦菊隐等可以和被郭沫若斥为反动文艺派的朱光潜各执己见,白话文的胡适与学衡派的黄侃并行不悖,水火不容的周树人、周作人各言其志,总之,正宗道统、文统与欧风美雨、标新立异自由竞争。这种自由的教学体系和方式,使学生们思维更活跃、眼界更开阔,提高了学生辨别良莠真伪和自主选择的能力。

从此,北大又有了这样一种学习与学术传统,即北大的学生大多来自全国遴选的精英,而来北大讲课的教师却可以是有建树、有特色的草根平民。仅就北大的讲座为例,可谓五花八门,有时一天会有十几场讲座,来者不拒,百家争鸣,自由选择,随心所欲。这些讲座不仅弥补了课堂学时有限的不足,还使北大学生既有“舍我其谁”的精英意识,更有“能者为师”的谦虚胸襟,以及充分展示个性、特色的开创精神。

这就是蔡元培先生,大学精神的开创者。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