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谨以二十年前一篇短文《师》祝天下所有教育工作者节日快乐  

2010-09-01 20:0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于是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是谓“师父”。但后来师父的职能广泛开去,佛寺道观的主持、教拳习武的拳师、精通各种技能的艺人工匠、以及社会上各行各业的前辈,都被敬之为“师父”(师付)。“师父”二字就可谓真正体现了韩文公“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先者、专者即为“师父”是也。

这种广义的“师父”实际上与孔子、孟子、荀子以及韩文公、欧阳文忠公等所主张并身体力行的“师父”有一定的区别。广义的师父总令人想起那对小徒弟苛刻盘剥的掌柜和那稍不顺意便念紧咒对孙大圣加以精神折磨的唐三藏。

故而最理想的老师应该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永当为友”。因为父虽慈而严,到底与学生有些代沟;而友则心结同志,契同友执,年未必相若,却可以习相近、情相似、道相类也。

我的老师秦效侃和师母冯锡云就是我永远敬爱永远亲近永远如朋友般的长辈。

真正投拜到秦老师门下是在一九八二年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个暑假。系上让我随秦老师去达县、泸州等地函授。按照系主管函授老师的指点,我找到了秦老师家,开门便是亭亭玉立、温柔娴雅、一脸甜甜的笑犹如三十来岁少妇的师母。我一见师母那风采、那风度,便十分的倾心。几乎没有任何的介绍说明,我就象他们旧日的学生、多年的朋友、归家的女儿一样,谈得十分开心、十分投入。

那一年秦老师还不到五十七岁,气韵高雅,风度翩翩,才华横溢,几乎也完全可以指点江山、藐视众俗。才子智者的秦老师与名媛佳人、窈窕淑女的师母的结合真可谓“指九天以为正兮”,曰两美其必合。  

秦老师和师母几十年夫唱妇随、相敬相爱的美满姻缘根本无法用“五好家庭”的标准来衡量。羡慕之余必然会有比较,听秦老师教过的七八级三班的同学说:正因为老师和师母太般配太好了,就一下子把幸福婚姻的标准提高到了极至。所以三班的好些同学早已过了而立之年,甚至不惑之年,也寻不到佳偶;好些家庭因此而发现许多缺憾而尽量地学习弥补,以向老师师母的家庭模式靠拢。

也许是因为师母太美的原因,养成了秦老师以貌取人的习惯。他说,当年他一见师母便眼睛发亮,世界便一下子黯然失色。他说当年师母相中他也是因为他正直善良、忠厚可靠、少年英俊。对第三点师母总是极其心领神会的笑笑,从来不置可否。

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函授生特别多,一个大课堂有时多至二三百人。秦老师在课堂上时而激情饱满、上下古今、学贯中西;时而温文尔雅、引经据典、警策精辟;时而欲辩忘言、在默如雷中让你感到宽广、深邃、丰厚。秦老师有一手极其潇洒犹如他为人为文的飘逸风流的字。台湾著名书法家三湘老人评秦老师的行书,赞曰:“心正笔正,气定笔顺,不俗不疾,得心应手。”并由书法论及秦老师“治学严谨,修养有素,用能气足神完,书法自然雍容高贵者也。”

秦老师的板书自然也是珍品。据说还有学员带着照相机,不失时机地想拍下黑板上堪称书法大师的真迹。然而秦老师在课堂上极少板书,他侃侃而谈,助教的我为了帮助那些年龄老大的函授生,便不惜用我那龙飞凤舞到叉脚舞爪的字,板书记录以便记忆。

每当下课以后秦老师第一是告诉我刚才的板书哪一处不准确,哪一句不规范,哪一笔应该肥,哪一撇应该瘦。可他上课时并未向后看,我想他一定有第三只眼,且在心灵深处。

秦老师告诉我的第二件事,是教室里上百人中谁长得漂亮,谁长得清秀。我们共同的第三件事,便是对那漂亮清秀者进行考核,看他们是外清内浊还是秀外而慧中。凡属于后者的,秦老师和已被潜移默化的我,自然便会对他们大加鼓励。为人师表嘛,除了品行端正,学识渊博,当然应该仪表堂堂,至少不影响市容风纪。不过凡秦老师、师母教过的学生,无论智愚美丑,在他们家都一律感到平等,都得到秦老师耐心细致而严厉的指点和师母全方位的痛惜关心。

由于师母的贤惠,秦老师多年养尊处优,梁实秋所说的男人的缺点“脏、懒、谗”在他身上在所难免。脏和懒自然有一定的尺度,师母常说他主张每周洗一次澡,但坚决反对每晚洗脚。我们同去函授的周老师因经常洗脚被秦老师调侃得忍无可忍,恼羞成怒之际,周老师说要让卫生检察员来把秦老师抓走。但秦老师总是衣冠楚楚、雍容大度,师母每次让他穿的衣服都干净鲜亮,周老师反复衡量对比后自愧弗如、也就听之任之,不再反驳。

秦老师的懒是师母纵容之故。大家闺秀出身的师母刚与秦老师独立门户时,几乎什么也不会做。大家子出身的秦老师吃得多,见得多,自然是美食家。于是他电子计算机般的记忆储存里,除了古今学问而外,还有各种美食的制作甚至满汉全席的上菜程序和如何享用。师母在他的口授下由做家常便饭水平几乎达到市宴、省宴、国宴的水准,这就更使得秦老师每一顿吃得津津有味,师母虽劳苦却感功高而倍觉心满意足。

我每一次上秦老师家,在请教过学问之后,他总要留我“总饭”,那“总饭”本是岳池方言,是大人要小孩子憨吃傻胀以便长得胖胖的之意。我每次在他家“总饭”,师母都不要我参与做事,于是我便和秦老师站在厨房边,听秦老师给师母和我讲鱼翅、燕窝的做法和熊掌的吃法──他家有只极厚的熊掌,我和师母已将他说的烹调程序烂熟于心,但最后终于因存放太久而不堪入口。

师母说,秦老师即使在最艰苦的时候也因福大命大而不至劳苦。那些年他被莫须有的罪名赶回乡下,师母便毅然辞职带着五个儿女与他同船共济、同甘共苦。秦老师被造反派关进一个因抓革命而空旷的大谷仓,虽上不见天日、下不着大地,但仍可四体不勤,而且五谷不分。而师母则带着大大小小五个孩子下地种菜、上山打柴。回来坐在灶门边被柴火熏得眼泪直淌,然而心里还想着关在谷仓里的秦老师如今只能吃红苕玉米,如何受得了?

对师母的辛苦,秦老师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总是编排一些开心的话对师母抚慰,让师母恢复疲劳。

我们去万县函授时,我爸我妈自然要请同来的老师吃一餐饭。席桌间才知我妈与秦老师同乡,是师母的嫂子的同班同学。这一层关系让我妈我爸倍感亲近又更加放心。于是我妈用大海碗盛了满满一碗鸡汤,里面有很多鸡肉和大肥肉。秦老师以他“拼却一醉酬乡党”的豪爽,竟然三下五除二一扫而光。饭后我们便上船回重庆,两天的航程他滴水未进却又精神饱满、才思敏捷。他回家后向师母汇报说那便是“博览约取、厚积薄发”,无不体现学以致用。

秦老师还和师母争论到底是他漂亮还是师母漂亮。争论的结果是师母始终美丽不减当年,而他却是越老越风度、越老越漂亮。

他们家常发明一些稀奇古怪的词,诸如师母将车轮叫“滚滚”,秦老师将鼻子叫“烟囱”,他们的极漂亮长得酷似师母的孙儿却将我叫“组合姨妈”──我曾送给他一盒由各种点心组合起来的礼品──而早已被接纳为他们家成员的我,便叫了那小家伙为“迷魂汤”。

第一次听秦老师讲课我便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之感,如今,我在他门下已经十二年有余,我想我的每一回发现、每一个进步、每一次微笑、每一样成果,都凝聚着他和师母的关照扶植与培养。我是他们的学生,又象他们的女儿。我以他们为师,更以他们为友。我以为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爱情与事业圆满结合的理想。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