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连载移后,今日奉友人之命而作:较真而侠义的健芬老师  

2010-03-09 13:14: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健芬老师是我大学时代的老师,她教我们中国历代文论选已经是大四下学期了。记得是1982年春季,七七级的同学刚刚分配,传说毕业生的分配就业规律是一年好,一年差。七七级是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到处都抢着要人,他们分得很不错,而不到半年,我们七八级就毕业了,新陈代谢也没有这样快的,所以据说分配极差,哪儿来回哪儿去。再加上七八级在学潮时期也有过头表现,所以分配也有发配的意思。一时间人心惶惶,哪里还有心思听课读书?上课教室就在一教楼厕所旁边那间1109,健芬老师的第一节课是从《文心雕龙》讲起的,她脸很白,看起来身体不是很好,声音也不算很大,所以她说了什么估计大家也没听清楚。她见大家没反应,就在黑板上把那段生奥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出来了,又一个字一个字地解释,这次自然都懂了,由此我知道健芬老师是一个较真的人。

毕业后留校任教,因和健芬老师不属于同一个教研室,所以见面机会不多,了解自然也不多,只知道她的先生也姓刘,就是教现代文学的刘扬烈老师,而我们系还有一个和健芬老师名字很接近的刘启芬老师。

虽然见面不多,但常常从魏运芳老师、李淑清老师、周彩云老师那里听到对她的赞扬之词,她们说,健芬这人看起来很较真,平时不大与人往来,其实是个火热心肠的人。是的,我记得大概是2001年左右,她给我打过电话,说她有一个儿子还是媳妇在海南的一家杂志社工作,如果评职称需要发文章她可以帮忙,不会收钱的。当时发文章就需要版面费了,除非是名家的或者有分量的好作品,所以我听了很感动,虽然我从1993年晋升了副教授以后,就发誓不再为了评职称而写所谓的论文了。

第二次就是我的同学、教现代文学的黄俊英生病的事。黄俊英个性较强,平时和大家往来也较少,但书教得不错,自视颇高。女儿在成都工作,丈夫去世后一个人孤孤零零的,生病就更落寞了。有一天我去医院看她,她正在喝鸡汤,我说:“女儿回来了吗,好香啊。”她说:“是刘先生送来的。”我说:“那个刘先生?”她说:“就是刘扬烈老师家的刘先生啊!”得意之色溢于言表,因为不大与人往来的清高的刘先生给清高的不大与人往来的黄俊英送了鸡汤,况且,哪有老师给学生送鸡汤的呀?由此,我知道健芬老师是一个颇具同情心的侠女。后来,我把这事告诉周彩云老师,她说,你不知道,健芬最爱帮助人,也不会在小事上计较,所以我们和她几十年都是好朋友啊。朋友的朋友自然也是好朋友,更何况一日为师,终生为母,所以我对健芬老师一直是很敬重的。

听到健芬老师去世的消息是她已经走了两周以后,我因为退休后到外地上课去了,所以没赶上为她送行,心里总有些歉然。春节前在渝中区文广新局举办的团拜会上遇到了刘扬烈先生,说到健芬老师的事,才知道她一直心脏不好,怪不得她的脸总是那样白,但她自己身体不好还总是在关心、帮助别人,我对健芬老师的敬重就更深了一层。

一直找不到机会对健芬老师表达,就借刘扬烈先生将她的遗著发表这个时机说几句吧:现在像健芬老师这样较真并侠肝义胆的人不多了,老师,我们真的很怀念您。

健芬老师,您听到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