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社会、文化、历史:文化大革命造神运动史略》后记  

2010-03-07 23:3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学了,要忙于上课、讲座,所以连载四年前为文革六十周年而出版的一本书中的一些章节,献给走过文化大革命的青少年。

 十五年前,我在北京大学作访问学者,在未名湖、圆明园读书散步的时候,常与学友谈起文化大革命那些荒谬而惨痛的往事。学友的学友认为我有很浓的文革情结,且对很多细节记忆深刻,正好他在组织一批有关文革的书稿,于是就约我参与。

从91年到94年差不多三年的时间,我一边完成学校规定的教学科研任务,一边收集相关资料,其间,我的大学同学杨政也参与了这项工作。杨政为人正直,知识全面,长于思辨,正好对我的偏重感性,较为注重事实本身是一个修正完善。大约是94年下半年,书稿终于完成,定名为《文化大革命造神运动大观》。然而,鉴于各方面的原因,这本书一直未能面世。再加上约稿的那位学友自己也出国定居了,手抄的近二十万字的书稿也不知流落何方。

我出身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受到传统文化的熏陶和党的教育。父母虽然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都是被审查的对象,但他们总是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我们,并教育我们要正直、善良,要听党的话,要为人民服务,以至于我们姊妹都误认为自己是属于无产阶级内部的人。直到初三争取入团的时候,班主任才告诉我,说政审材料上我父亲有历史问题,虽然已经做了结论,但出身不由人选择,本人一定要有所认识。这个消息对一直懵懵懂懂的我来说有很大的震撼,第一,我不相信父亲是“坏人”,他不可能是先知先觉,更不可能是持不同政见的造反者,但他有着起码的道德和良知。第二,我反观从小所见到的一切,终于明白父母在灵魂上所经受的折磨与痛苦。他们总是兢兢业业地搞好本职工作,力所能及地干一些公益事情,他们一方面真诚地觉得自己还没有克服掉头脑中的剥削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没有尽快地缩短自己和劳动人民之间的差距。比如,父亲总是要求我们每天扫公共宿舍的楼梯,每周他带着我们姊妹扫一次全宿舍的院子,这家风一直坚持到文革。一方面又为了家庭、为了子女和亲友,忍辱负重,委屈自己。我不知道有多少个白天和夜晚,父母在互相安慰、相拥而泣,但我知道从三反五反、反右反右倾到四清运动,父母没有一次不是诚惶诚恐、如履薄冰。但无论怎样煎熬,父母都尽量不让我们子女蒙受政治的阴影,并且从来不肯伤害别人。

文革爆发以后,因为父亲的历史问题,母亲又遭诬陷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我自然也由干部子女变成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继而升格为黑五类子女。当过麻子兵保皇派,又当过红卫兵造反派,然后成为逍遥派,最后到农村当知青,在文化大革命中我所经历和必须经历的一切,成为我一辈子的心痛和解不开的历史情结。上大学以后,每每回家,和学法律的父亲谈起中国的历史变迁和存在的社会问题,我们最忧虑的还是民主与法制、领袖与人民、文化传统与自由思想的协调等等,但父亲和我都坚信,“过七八年再来一次”的整人的政治运动是不会再出现了,因为向往着和平统一、繁荣富强的中国人民真正站立起来了。然而,我对历史的思考仍在继续。作为一名从事社会科学研究和教育的高校教师,对社会、文化、历史以及对个人崇拜、造神运动的反思,一直在我的教学和学习活动里。

今年春节,我的中学同学聚会,看到这些当年的红卫兵苍老而又灰暗的容颜,蓦地便涌起了《老黑奴》“我来了,我来了,如今腰驼背又弯……”,止不住地一阵心酸。他们每一个人说到文革都会切齿痛恨,那是他们的青春之殇,是他们终身内疚、悔恨的渊薮。但他们最狂热、最畅快、最可以逆反的年代也在文革。因为,在文革以前,他们接受的是近乎于奴化的阶级斗争教育,出身不好的没有话语权,出身好的也不可以畅所欲言。而文革以后,他们为自己的愚昧和盲从付出了代价,没有知识(他们曾经叫“知识青年”)、没有技术、甚至没有了信念。就算他们努力想赶上时代的步伐,先天的缺陷与后天的创伤,使他们最多只是昙花一现,然后面临的就是退养、下岗、工龄买断。在家庭、在社会,他们几乎等于“不存在”,他们又失去了话语权。文革是他们抹不去记忆,文革又是他们最不想回顾的昨天。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寔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时不我待。我突然有了要把那本文革的书再度完成以献给他们(也包括我自己)的心愿。我想,这应该是一件有意义的工作。于是,我重新收集起一些残稿,再参考了一些近年来有关文革历史的资料,以对毛泽东个人崇拜历史为经,以红卫兵运动、群众运动、党内斗争、国际影响为纬,力图展现文化大革命造神运动的历史真实,以期“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感谢杨政,没有他当年的支持和参与,我不可能完成这部历史著作。

感谢我的又一位大学同学王康,他在对中国文化、思想研究和制作关于抗日战争的大型水墨丹青《浩气长流》的百忙中为本书赐序,使读者可以从理论、哲学的高度认识个人崇拜、造神运动的思想、文化、社会、心理基础,以便肃清余毒,让悲剧不再重演。

感谢我的父母、兄长、妹妹、丈夫和女儿,没有他们的理解和支持,我不可能完成这个心愿。

感谢所有为我提供资料、鼓励我完成这部作品的亲朋好友。

是为后记。

 

                                                                                                               李达五

                                                                                                    2006年3月 于重庆西南大学九五斋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