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连载:三进开罗(下)  

2010-03-04 13:43: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完第一部关于象形文字的影片并吃过午餐后,领队阿冰建议我当主持在大巴上开个哈儿团友联欢会。自从出海和沙漠观光以后,哈儿团友们的自我表现欲就都调动起来并时刻蠢蠢欲动了,可见任何事物都有利弊两方面,如果没有晕船和越野车里的昏暗,大家哪里会像现在这样活跃,这样放得开?看来沙漠观光也是物有所值。于是钱校长、王清萍、张景兰、杨思聪、李梦九、彭文宾、肖兰英、王光伟、陈玻瓦逐一闪亮登场,其中,钱玲校长是重庆名校巴蜀小学龙湖分校的校长,王清萍是她的助手,张景兰退休前是西师附小的校长,现在是钱校长学校的副校长,埃及游就是她们三人发起的。杨思聪是张景兰的丈夫,是我西南大学的同事和死党,彭文宾夫妇是我的大学同学,彭文宾为人忠厚,发达不忘贫贱之交,每次有同学到重庆来,差不多都是他接待、他买单,这次约上他们夫妇一是因为老同学在一起好玩,二是要凑足十个人,找他们夫妇至少不会说没有钱不参加。所以我也算哈儿团的一个“托”,也像思聪一样,担心他俩玩不好,不时会去求证一下:“怎么样?和我们一起旅游还是不错的吧?”因为他们为了这次埃及游,放弃了重庆电大组织的台湾环岛游。王光伟和陈玻瓦都是小学退休校长,和景兰、钱校长属于一个系统、一个档次。王光伟在20年多前还是一个大龄女青年时,景兰曾让我给她介绍一个对象,可是没成功,现在她的家庭也很幸福,可见人各有各的福分。陈玻瓦是我过去的邻居、美术系陈珞珈老师的妹妹,当然我们以前不认识。陈珞珈的女儿徐铿是我女儿李言延的同学,丈夫去世后陈珞珈就调到了北京,我们从此失去了联系。在飞开罗的航班上,玻瓦和我一说起这层关系,我们才觉得世界真小啊。玻瓦说现在徐铿在澳大利亚,已经有了三个小孩。可我家言延的女儿还怀在肚子里呢,预产期是2010年5月12日。

来自广东的十个团友因我不熟悉他们的情况,就由阿冰来主持了。

阿冰是个可爱的广东女孩,看起来不过二十三四岁,结果她说她的小孩已经有七岁了。阿冰很会做工作,在广东白云机场第一次见面,她给我们打了很多预防针,诸如埃及的日照很强,必须擦防晒霜和戴墨镜;住宿说是五星级,也不够理想,住进房间首先要看东西齐不齐全,以免退房时麻烦;上洗手间要付埃镑,最好换零钞,以免他们乱补钱;埃及的餐厅不提供饮料,每天只发一瓶矿泉水,所以必须带茶杯,就可以在饭馆里免费打开水;埃及的饭也很不好吃,以至于我临时还在机场商场高价买了几罐辣酱。到埃及后马上发现住宿和饭菜远远超出我们的底线,大家一下子喜出望外,对宝中旅游公司好感提高,其实有一半是阿冰的功劳。阿冰到埃及后全程陪同,但她很尊重西卡,有西卡在的场所她几乎不说话,以至于她后来失去了免费游红海的机会。因为她以为国内导游参加埃及自费项目要付费,就没做任何表示,而西卡以为她以前带团去过了,所以也没问。后来在海上我们说到“其实阿冰很想来出海”,西卡才知道阿冰误会了。后来的自费项目阿冰和我们一起玩得很开心,大家可以把埃及对领队的优惠转告其他旅行社的导游们。

来自广州的团友是五家人,年龄最小的是阳阳,我们叫他喜羊羊,胖乎乎的,刚上小学二年级,是哈儿团的开心果。年龄稍大的一对夫妇黄黎大夫和许老师与我比较熟悉,因为黄大夫是广东江门新会医院有名的骨科医生,硕士导师,他的摄影器材特高级。思聪相机出了毛病,我就介绍他俩认识,结果没找出原因。后来来自深圳、也是我们哈儿团最年轻的一对夫妇,丈夫是个网络工程师,妻子也是一位名小校长,网络工程师把思聪相机摇了摇,居然又开动了,他谦虚地说自己是误打误撞,我看一定是高手。玻瓦有严重的肩周炎,也是被景兰、光伟动员,带病坚持旅游的,我请黄大夫给玻瓦问诊了一下,黄大夫说的注意事项和治疗方法都很有道理。

我们在表演节目的时候,西卡和司机一直在收听电台转播非洲杯决赛的实况录音,偶而转过身来表示呼应。联欢会的最后我组织大家唱了一首歌献给西卡和阿冰,用的是老歌《北京的金山上》的曲调——

埃及旅游真不错,真——不——错,

观光吃住真快乐,真——快——乐。

给亲戚们说,给朋友们说,给全国人民做工作,

大家多来埃及游,

宝中把回扣发——给——我,嗨,划得着!

西卡大约正听转播到关键之处,听到我们的声音如此之大,就很不买账地喊了一声:“哈——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汽车到开罗以后天已经完全黑了,旅游车直接把我们送上了有三层楼的豪华游船,当然远不及泰坦尼克号,可是比我们在红海出海的游艇还是要大多了,尼罗河上的惨案在今晚肯定是不会发生的了。两个小时后我们又回到上次住过的开罗酒店,在满街欢庆埃及队打赢了的喇叭声、呼啸声中慢慢入睡。

啊,还有一段小插曲。梦九正要准备睡觉,突然想起他的西服裤子还在车上没拿下来。我说,今天你不是穿着的吗?他说:“穿的只是衣服,还有裤子在车上。”我说:“你不穿裤子干嘛拿裤子下去呀?”他就有些生气了:“不是都装在西服套子里的吗?”啊,我想起来了,自从买了新箱子,他就没有举他的西装了。但今早从红海出发时,想到开罗气温会低一些,而那套西装一直没派上用场,晚上上豪华游轮也应该穿正规一些,所以他就又举着上车了。下车的时候我看见他穿着衣服,就没再提醒他拿西装,结果就出问题了。我安慰他说,不要紧,埃及人是不会乱拿东西的,而且明天还坐那辆车子。可是我们都不能确定,于是梦九就在走道上大声地叫“阿冰!西卡”,还真把西卡叫出来了,西卡说:“不要紧,一定会在车上。”梦九才放心了。梦九的衣服都是他以前当局长时的装备,很高级的,我们结婚后几乎没有给他制过装,省钱哪,嘿,划得着!

连载:三进开罗(下) - 达武 - 李达武的博客连载:三进开罗(下) - 达武 - 李达武的博客连载:三进开罗(下) - 达武 - 李达武的博客连载:三进开罗(下) - 达武 - 李达武的博客连载:三进开罗(下) - 达武 - 李达武的博客连载:三进开罗(下) - 达武 - 李达武的博客连载:三进开罗(下) - 达武 - 李达武的博客连载:三进开罗(下) - 达武 - 李达武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