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在红海得意忘形的日子(中)  

2010-03-01 21:38: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餐后,我们12名团友在西卡的带领下人乘专车来到一个海港小镇。

记得那天在开罗的旅游车上,西卡就介绍了埃及旅游的自费项目。他说,第一项,夜游尼罗河,游轮+肚皮舞+晚餐,两个小时,要65美金。65就65,大家都念念不忘“尼罗河上的惨案”,这么有代表性的项目,当然全体参加。第二项,吉萨金字塔声光秀,镭射、投影,穿越时空,仿佛回到五千年前的埃及,一小时,50美金。“假的,没意思。”我想大家都在心里抵制,一小时花300块人民币,不划算,所以没人表态。我说:“泰国人妖表演、巴黎红磨坊、朝天门水幕电影都看过啦!”西卡说:“好吧,我一起说了,大家考虑一下,再报名。第三项,红海玻璃船,乘船到海底看珊瑚和鱼群。约一个半小时,55美金。第四项,红海出海,包括专车接送、游泳、潜水、钓鱼、午餐,约四个小时,85美金。第五项,红海沙漠冲沙,包括越野车接送、骑骆驼、看沙漠日落、品尝沙漠特色晚餐,四个小时,60美金。”

大家都是三毛时代的青年,对遇见荷西的撒哈拉大沙漠向往已久,所以毫无异义,全体报名参加。其他两项,大家都在犹豫,有人说不会游泳,有人说到海上会晕船。最后,玻璃船被全盘否定,出海大家都说贵,西卡说给经理说可以便宜点,正好经理在车上,于是说10个人以上每人70美金,因为10个人可以包船,不必和别的游客组合。我看了一下宝中旅行社发的“自费项目介绍”,并没有这一项,于是信口开河说,在重庆旅行社开会时说10人以上出海每人60美金,不信你打电话去问。西卡告诉经理,经理说从来没有这么便宜过,既然旅行社说了,那就好吧,于是当即就有12人报名。其实这也是经理会做生意,反正都是一条船,多两个人不是把钱都收齐了吗?后来我看到另外一份“自费项目”介绍,出海真的是80美金。

我们在海港的小码头上领了潜水镜、呼吸器和蛙人鞋,便登上了飘飘荡荡的犹如母亲摇篮般的游艇。这话一点也不过分,因为我曾经乘船过舟山群岛到普陀山、过琼州海峡去海口,都没有在红海感到的那种惬意和得意。仔细想想,过去我是把船当交通工具,现在却是游乐器具,游乐是没有目的地的,就像苏轼《前赤壁赋》所说:“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驾一叶之扁舟,任其所止而休焉。

快艇开到离海岸只看得见粗粗的一条线的地方就减缓速度,最后几乎不动地漂泊在海面上了。水手们敲击起了手鼓和腰鼓,大家一起在甲板上围着船舱跟随着水手们一边跳舞,一边唱着:“阿——瓦咧咧!阿——瓦咧咧!”阿瓦咧咧,是鲁比亚语言“热烈欢迎”的意思,我们听不懂,就唱成了“龙——王爷爷!龙——王爷爷!”是的,在大自然的怀抱中,一切生灵都可能尽快回复原生态,而用歌舞表达情绪则是人类的本能。

接下来水手们开始教我们用一条尼龙线勾上一小块鱼肉扔到海里去钓鱼,说中餐吃烤鱼。水手们很专业,一会儿就钓上来一条,一会儿又钓上来一条,都是那种短短胖胖的红色热带鱼。梦九在家偶尔也会去钓鱼,自视技巧不错,可这次每当他感觉有鱼在咬钩了,一拉,又没了,很觉扫兴。我安慰他说,只是因为在甲板上失去了平衡嘛,看我的。于是我乘大家不注意,把一条钓上来的鱼挂在鱼钩上扔进海里,然后一边拉一边大叫:“咬钩了,咬钩了!”我把鱼拿给大家看,大家态度木然,算了,我知道他们谁也不相信。

所谓“潜水”,其实就是浅潜,平时我们不需任何装备也是可以在水下潜伏一小会儿的。可是当我们一戴上那个潜水呼吸器反而不知该怎样呼吸了,而那个蛙人鞋硬梆梆的也不好使。所以最后我决定不穿救生衣,拒绝一切装备,“咚”地一声,直接就跳下海水里去了。可是我忘记脱掉呼吸器了,所以水手小穆(穆罕默德)就按照常规游过来当我的导游,拽着我往下沉,我既出不了气,又说不出话,就是说出话来他也听不明白,只好使劲挣扎。可是越挣扎小穆越以为我是在开心地扑腾,就越把我往下拽。我真的担心自己快要被憋死了,好在规定时间也到了,我们浮出海面,我使劲扯下呼吸器,大声对小穆说“漏!漏!”小穆很聪明,但还故意做了一个拽我下沉的动作,然后才带着我回到甲板上。第二次再下海我就没用呼吸器了。后来有人问我:“在海水底下看见什么?”我当然是什么也没有看见啰。梦九换上游泳裤,用脚在海水里试了一下,说:“太凉。”就退回舱里去了,所以十二个人中只有彭文宾、杨思聪和广东江门的黄大夫,我们四个人下海了。

午餐吃得很丰盛,快艇上四个水手很能干,又开船、又做饭、又陪大家玩,我突然好羡慕他们以大海为家的生活。

回到酒店,已经快中午1点了,匆匆整理了一下,两点钟又要集合出发去沙漠。西卡说,出发前还可以去饭厅吃午饭哦,大家一起说:“哈——儿!”

“哈——儿”的由来是因为钱校长在海上晕船,坐着躺着站着都难受,于是只好对着大海宣泄,一时间不知喊什么好,顺口就叫出一声:“西——卡,我儿!”喊过之后她觉得还很舒服,于是又大声地喊了几遍。正在做饭的埃及水手以为和“阿——瓦咧咧”一样是友好的话,于是全都跟着喊起来。西卡是个中国通,但以钱校长的年龄,当他的妈妈也是绰绰有余的,况且钱校长是我们团友中除梦九之外的长者尊者了,一般不会乱开玩笑,所以西卡拉我到一边核实:“这不是骂我的吧?”我说:“当然不是啦。‘我儿’就是说你像她的儿子一样可爱,是喜欢你的表示。如果叫你‘哈儿’,更是在表扬你聪明。”西卡听完后又很夸张地“哈哈哈哈”一笑,下船后远远见到来迎接我们的旅游公司经理,西卡就用中国话招呼:“经——理,我儿。哈——儿导游和哈——儿团全部回来了!”经理自然听不懂,我们从此就以“哈——儿团”自称了。

其实大家在一起,也要说说笑笑才开心,所谓“不说不笑,阎王不要”,老是板着脸一本正经,那就不好玩了。

     我们四人下海了,猜猜谁是我?  

在红海得意忘形的日子(中) - 达武 - 李达武的博客在红海得意忘形的日子(中) - 达武 - 李达武的博客在红海得意忘形的日子(中) - 达武 - 李达武的博客在红海得意忘形的日子(中) - 达武 - 李达武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