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人生的华采与壮丽: 李叔同  

2010-01-19 16:54: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这支《送别》从二十世纪初期流行中国,一直久唱不衰。歌词作者李叔同既是我国近代新文化运动中少有的艺术全才,同时又是研究佛教律宗的有名高僧。

一九一八年旧历七月十三日,当李叔同结束了他为翩翩公子、为留学生、为音乐、艺术教师的生涯,毅然到杭州虎跑寺剃度出家时,在他,是去追求生命中“山外山”的壮丽与空灵;在他的亲友、学生、仰慕者看来,零落别梦,了却过往的辉煌与滚滚红尘,既是情理中事,又是不能接受的现实。

李叔同一八八零年出生于天津一个富有的大家庭。父亲李筱楼为清道光举人、同治进士,曾官吏部,后来在天津改营盐业。李叔同排行第三,幼名成蹊,学名文涛,字叔同,名号屡改。不管名字与一个人的性格、 成长有无关系,但李叔同逝世以后,天下人无论知与不知,尽为之默哀,可见其‘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品性;而“屡改”之号,则体现为他一生变化多彩的行迹。

李叔同十八岁时,随母亲迁居上海,文思如涛,所作远出同辈之上,被誉为“沪上才子”。时值戊戌变法期间,李叔同与袁希濂、许幻园等人在城南草堂组织“城南文社”,后又与蔡小香、张小楼、袁希濂、许幻园结拜金兰,号称“天涯五友”,以诗词文赋抒写对极贫极弱社会的忧虑。

一九零一年,李叔同考中南洋中学特班,他不仅诗文超群,而且在书法、篆刻、音乐、绘画方面均有过人的天资和素养,加上他待人温和、性格静穆,大家都很乐意与他交往。当时特班的国文教授是蔡元培,蔡先生的思想、学术与人格,对李叔同日后的言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一九零三年,南洋中学的学生因清政府的丧权辱国而发生罢课风潮,全体同学相继退学。李叔同退学后,有感于当时风俗颓败、民气不振,即与许幻园、黄炎培等在租界外创设沪学会,开办补习科,宣传民主自由,以翩翩公子的才艺,致力于强民富国的活动。

一九零五年,李叔同东渡日本,一方面在东京美术学校学习西洋油画,同时又在音乐学校学习钢琴、作曲理论以及新剧的演技。他与同学曾延年等组织了我国第一个话剧团春柳社,并为赈济河南水灾,公演了法国小仲马的《茶花女》,而李叔同以其长身细腰的资质,扮演了一号女主角茶花女。春柳社第二次演出《黑人吁天录》,李叔同又扮演了美国贵妇爱米莉夫人,神情逼肖,受到日本观众和戏剧家的好评。此时的李叔同,一改他在国内丝绒碗帽、曲襟背心、花缎长袍的贵公子装束,而是高帽、硬领、硬袖、燕尾服、尖头皮鞋,以极其到位的服饰,来展示他作为一个留学生的新潮与文明。

一九一零年,李叔同毕业回国,先在上海《太平洋报》任文艺编辑,主编《太平洋画报》、《文美》杂志,后来又到浙江第一师范和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做美术、音乐教师。他自编教材、创作歌曲,向学生灌输新艺术观念,对于学生中有绘画音乐天分的,他特别加以鼓励和培养。后来成名的丰子恺的漫画、刘质平的音乐,都是李叔同一手培养起来的。

做了教师的李叔同,将洋装换下,改穿灰色粗布长袍、黑布马褂、布底鞋子,连金丝边眼镜也换为朴实的黑边眼镜。虽穿布衣,全无窘相,举首投足,一派儒雅。他这种认真严肃的为师之道,从里到外,受到广大师生由衷的尊敬。

李叔同在杭州执教期间,与夏沔尊、马一浮交往密切。马一浮早已研究佛学,是一位有名的居士。他常借一些书给李叔同阅览,引起了李叔同对佛学的兴趣。有一次,李叔同听夏沔尊讲,说断食是一种使身心更新的方法,能产生伟大的精神力量,自古宗教史上的伟人,如释迦牟尼、耶稣,都曾断过食。于是李叔同决定身体力行。一九一六年寒假,他在杭州虎跑寺断食十七天,自我感觉良好,便更对寺院的清净生活产生了兴趣。不久,他拜了虎跑寺的了悟老和尚为皈依师,法号弘一。当人们还在赞叹、震惊,乃至大惑不解时,一九一八年九月,他竟然又到灵隐寺受了具足戒,脱掉了他曾爱好的锦衣盛服,掷弃了他所获得的多种艺术成就,粗茶淡饭、一衣一衲、赤脚芒鞋,开始了他一心弘佛、行云流水般的苦行僧生涯。从此,俗界少了个认认真真做人的李叔同,僧林却来了位地地道道持戒修行的弘一法师。

弘一法师崇佛后先修净土宗,后修律宗。律宗持戒最严,以一个兴趣爱好广泛,并不时转移的艺术家之身,来修律宗的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又该要何等的宁静、精细与忍耐!在以后二十余年的随缘云游中,弘一法师一直致力于律典的整理,完成了《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和《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篇》等重要佛学著作,从而被公推为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师。

弘一法师念佛而不忘救国。一九四零年,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岁月,南安晋江各县小学校长前来请偈。他们说教师生活清苦,问是否可以改业?弘一法师说:“小学为栽培人才基础,关系国家民族至重且大。小学教师目下虽太清苦,然人格实至高尚,未可轻易转途。”大师虽了尘缘,却仍将教育视为救国、立国之本。

李叔同出家时仅三十九岁。有人说,如果李叔同不出家,并继续朝原定目标努力,那么,其演剧将不亚于梅兰芳,绘画将不亚于徐悲鸿,诗文则不弱于苏曼殊,教育成就也不会低于陶行知。

的确,李叔同无论在文学、艺术、宗教、道德、品格上都堪称一代大师,但他的可敬可贵更在于——

一个人在客观外在允许的条件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是人生的乐趣。

一个人在自我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做一件事,就全力以赴,认真负责,这是人生的价值。

一个人做什么,就象什么,并在尽可能多的领域中披荆斩棘,创造业绩,这是人生的华采与壮丽,是人在有限生命与无限宇宙中,可以与天地并称“三才”的真谛。

  评论这张
 
阅读(6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