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不艺术之大艺术  

2010-01-15 19:45: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艺术之大艺术

——荀运昌教授的人品与字品

                                  

 

不走进荀先生的世界,会觉得他是最不艺术的。无论是在从前的老讲师楼,还是在现在四新村的教授楼里,那套文革间去过了忠县、也去过了梁平的家具,很沧桑、很实在地摆在屋中。壁上,除了年历,只有一小帧外孙女画的水彩,空白而又坦然。床上、桌上、书架上、柜子里,除了书、自己和师友间往来的字画,便是那一摞摞未曾发表的、却可以等身的关于教学、习字、为人的著述。忠厚并且冷静,像石头一样的牢靠、实在,这便是荀先生给他的同事和学生们留下的印象。

记得大三时,读王冕的《劲草行》,路遇荀先生,便向他请教后半段旨意。他吟哦片刻当即回答,使我对“汉家不降士”的忠魂与劲草的联系顿时拨云见日。过了几天,荀先生又托大二的同学送来一信,用蝇头小楷将“劲草”的出处以及对后半段更深一层的理解写了满满一纸。那封信至今夹在我的书页中,我明白了为师要做这样的师。

几年前,曾经有人问起“天道酬勤”的出处,我查阅家中工具书和十三经,未果,便以电话请教因年事已高而不大出门的荀先生。他先否认了可能出自《周易》和《左传》的说法,然后应允帮我查证落实。过了两天,荀先生打电话说还未找到,我虽然失望却很感动。大约又过了几个月,我因另外的事情拜谒荀先生,先生又问起“天道酬勤”的事。我一喜:“查着了?”“没有。再查《吕氏春秋》看看,可能是后来人的一句四言俗语。”

真可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本人忝居文人之列已逾三十载,多见人因有所知而天花乱坠,对有所不知避之犹恐不及,而先生的行动在告诉我:学者和学业精进原来是这样的。故而列出此一则,也请读报诸君就“天道酬勤”教我。

先生幼年失怙,依傍姐姐长成。抗战时从安徽姐姐家流亡游学去了老家陕西,五二年又从重庆大学调来西师。五十多年来荀先生以“淡虚名,求实在;避吹捧,远帮派”为座右铭,踏实稳健地走过了人潮学海书山字林,以他端庄稳重、雍容大器,一如盛唐气象的颜体,书写出了一个正直而浑厚的“人”。

古人有诗云:“花不解语终须恨,石头无言最可人。”鲁迅先生说:“有石头就有火种。”先贤道:温柔敦厚,文质彬彬。往哲语:大象无形,大匠无工,大音稀声,无为而无不为。

我不能用平凡的语言来品评荀先生的字,只有伫立在三十年前他题赠我的那幅曹雪芹“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对联前,想到劲草,想到石头,想到师德、人品与字品,想到一切艺术的艺术,化万千绚烂于平淡,从而沉默。

谨以此文深切怀念恩师荀运昌先生。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