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哦 , 蜀 地 的 雪(摘自旧作《爱情、诗歌与美》)  

2010-01-15 18:17: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爱雪,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

  读到《诗经》:“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眼前就浮动起一个充满忧怨的世界。在漫天风雪之中,踽踽独行着一位久戍归家的幽人……。雪是感伤的了,可它仍在隐秘地牵动着我少年人乐观而多思的心绪。以后,在唐诗里又读到东方虬“春雪漫空来,触处似花开,不知园里树,若个是真梅”的那种空灵俊逸的雪;张朔“战罢玉龙千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的那种壮烈凌厉的雪。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鲁迅先生笔下所描绘的北国的雪和南国的雪──那旋转着、升腾着的雨的精魂和那美艳之至、如处子皮肤、暗示着春的消息的雪。

  可是这样的雪,我都只能在文学作品中读到。在我的家乡是一次也不曾有过这样感伤而又俊逸、神奇而又凌厉的雪的。

  那么,蜀地的雪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一过了元旦,蜀地的大人孩子们就开始盼望下雪了,象盼过年一样,焦渴地,神秘地。然而,盼望归盼望,失望却是照旧,那漫天皆白的世界多次出现在梦萦之中。可雪,就是千呼万唤不下来。

  在我的记忆中,也有过那么三、四次,被认为是下了雪的时候。早上起来,看见房顶上积垫着比霜稍厚的一层,白绒绒的,散发着热气。空中不是那滋润的棱形、那漫天飘舞的一朵朵、一片片,更不会成旋转着的优美的流线型,而是“水雪”。不潇洒,也不飘逸,带着蜀中的乡土味,只是实实在在的点点滴滴……。

  是的,蜀地的天空,至少被崇山峻岭割据了三分之二去,在有限                                                    的空间里,蜀地的雪就绝对不能象川外、长江中下游一带的雪那样组合成各种各样变幻的形状,自在而轻盈地飘洒。它们碰撞成如粉如沙的雪花花,碎散在温热的地上,便化为冰凉的雪的泪滴。

  到处是湿漉漉的泥泞,雪水搅和的泥浆被急驰的车辆,匆匆的行人溅得到处都是。唉,这哪儿是雪的泪滴呢?分明是凉津津的冷雨,可它又偏偏不是雨,要不,一切将会是如洗的明净。可是人们依然在故土上走着,怀着一个冬季的希望。一色的世界是不可能的,而心,却始终明净。

  我的跋涉着父老乡亲们哟,他们头上的天空尽管局狭,难于用缤纷的色彩和变幻的图案去点缀;他们脚下的土地尽管泥泞,甚至贫瘠,可他们始终如一地尊重着它,忠实于它──雪也许会下得更大一些,给大地著上一件纯洁的冬装,使每一颗希望的种子都能得到滋润、膨胀;太阳一定会出来的,它将蒸腾这雪的泪滴去,化为春苗的甘霖、夏禾的庇荫、秋实的催化剂。那将是一组多么动人的丰收的复调啊。

  “水雪”在我的故乡实在是令人向往的。虽然它不潇洒也不飘逸,缺少多情善感的依依风韵,然而它毕竟也给人带来了希望和欢乐,特别是给孩子们。蜀地偶尔也会下起如绒绒鹅毛般的细雪,那便是雪的壮举了。孩子们前吆后喝地把它扫在一处,堆成精巧而俏皮的雪人;或者把它盛在一只大大的海碗里,不时拈起一撮抹在自己激动得发烫的脸上;或者聚拢在戴着白色絮帽的树下,使一个人飞快地去摇动树干,让那已经粘附在一起的雪笨拙地从树枝上洒落下来,然后又飞快地掀动快门,拍下这极其珍贵的一瞬。那更小一点的孩子不会有这么多艺术的想象力和游戏的点子,他们干脆抓起一把象绵白糖一样的细细颗粒,尖着舌头舔了一下,猛地弹了回去,咂了咂,再舔一下。啊,要是白雪公主把它再稍微放甜一点,那么世界一定会更美,更美……。

  哦,蜀地的雪,我故乡的雪哟,我爱你,始终如一。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