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谈心录——文学与人生(二)  

2010-01-03 20:09: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从劝告,我不再玩命,基本上做到晚上十一点前把身体放到床上。

  以前,睡觉於我不算难事,只在不得不躺下时而为之。一天到晚太乏太累,倒下便不省人事,以至于连梦也空洞,更不以为睡觉为美事了。

  如今,睡觉于我成了难事。搁下手中的一切,躺在床上,诸物诸事纷至沓来。几个钟头下来,迷糊而又清醒,想想如此躺着浪费时间,索性翻身起来扭开台灯重操 旧业。以我乐观的天性本不该有失眠之举,于是我便归咎于生物钟的失去控制。渐渐地,我便以能入睡为美事。既然时间于我相对自由,一个人又不能尽占众美,那么还是听其自然,想唾便睡,能睡便睡。

  顺应自然,这也是你的劝告。是的,一个人只要真正占有自己,也便拥有了整个世界。

  然而,占有自己,谈何容易!

  回顾过往,我明白,我是自己最永久的朋友和最顽固的敌人。我最爱的是自己,最恨的依然是自己。

  勇往直前时,我需要朋友的鼓励;磨难坎坷时,我渴求友人的安慰。然而,那进与退、攻与守的所有设计和实践,包括跳下悬崖的勇气,都只能最后来自我自己。

  可见,我是这世间最一意孤行、不听劝阻的人。在所有的是非成败中,我充分地展示了自我价值和自我误区。这种强烈的自我意识甚至使我难于全心全意地接纳并爱上另一个非我,使我有时候恨不得杀了我自己。

  即使如此,我仍然不能成为自己真正的主人、完全占有自己。首先,我不能只属于我自己。我是国家的公民,我是学生的老师,我是父母的女儿,我是女儿的母亲。身外的一切人事关系使我必须顾全大局,哪怕委屈自己。其次,我还不具备完全控制自己、把握平衡的能力。我好冲动,理想化,总以应该、不应该的尺度去评判周围的人事,以至于把现实看得过实过近而随物喜悲。

  辛弃疾《前调》词在总结自己的人生时说:“况怨无大小,生于所爱;物无美恶,过则为灾。”大小美恶都有一“度”,过了这个度就可能由量变到质变,恐怕这也是我时常由强烈的自我感受陷入茫然无措、唯他人之命是听的一个原因。

  不过,我并不悲观。人本来就是一个十分矛盾的综合体。我相信只要自强不息,在恢复冷静,除却激烈之后,我们可以获得做自己真正主人的气概和智慧。

 

  收到你的信时,我正要启程去北京参加著作权法的学习。这封信,我是在北京中国政法大学的图书阅览室回复的。

  北京曾为金元明清都城,所遗古迹文物甚多,可谓一部立体的历史百科全书。我来此学习著作权法,还不如说来此再学一遍中国近代史。文史哲三位本来一体,研读历史,是为一般读书人的功课。读史给人的益处,远非培根“使人明智”一语所能概括的。

  昨日,在瑟瑟秋风中,面对夕晖映照下的圆明园里的残垣断柱,我不觉伫立良久,心底空旷怅然,颇有些李白《忆秦娥》中的“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宫阕”的沉默。

  我想在此留一张影,无论是基于原罪还是明耻。但才当落日时分,周围已不见那些惯照红男绿女骑垣傍柱的摄影师,心中的种种也无人可以交谈。盘桓再三,已见淡月微露,穿过暮色从柳丛相连的湖畔走出来时,路上已无一个人影了。

  我好寂寥,犹如这苍凉了一个世纪的圆明园。

  於是,我真希望与你同行,与你交谈。

  你,一位人生沙漠中总是面带微笑的长途跋涉者,在紧张忙碌的教学科研之余,也该感到疲倦吧?你天性开朗豁达,加上你生存的哲学和处世的技巧,相信你无论是做女王还做乞丐,你都会活得很愉快。

  不过,这都全赖你有一副吃苦耐劳的筋骨和撒满哲理光辉的心灵。                                                      

和那些真正认识你的人一样,我羡慕你,通过你,我懂得了快乐的源泉是人的心灵。

  同时,我还想再对你说一次:

  一个人只要占有了自己,那就占有了整个世界。

  人生一世,在利与名之外,天地还宽,值得我们追求向往的还多着哩,因此,千万不要迷失了自己。

 

  一看信封,你就知此信来自太平洋彼岸的美国,来自美国一所大学的访问学者,一位曾与你同为一所中国民间大学的客座教授,曾与你在嘉陵江畔的暮色中徐徐散步,在学校招待所的小楼上对唱赛歌的朋友。

  我于九月九日晨飞离北京,在上海、东京小憩,然后飞越太平洋,抵达美国西海岸城市旧金山,旋即又换飞机,横跨美国大陆,降落在首都华盛顿,再转飞机,约经二十分钟,抵达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夏洛茨维尔这座小城。走下飞机舷梯,但见夜色浓郁,灯火闪烁,已是当地时间晚上十点了。这迢遥的旅程,可谓是“一气呵成,落笔完章”。

  弗吉尼亚大学由美国的著名政治家,“独立宣言”的起草人,第三位总统托马斯 .杰弗逊创办于1819年,其面积约相当于五个西南师大。

  绿茵茵的草坪,蓊郁的树林,风格古老的建筑,宽阔蜿蜒的车道,以及形形色色、来来去去的小车,共同勾勒出校园的风貌。

  全校共有包括医学、戏剧、音乐、语言、历史以及各种工程、物理、化学、数学、生物在内的数十个学院和系,法学院是其中享有盛名者。我负笈来此,以图知悉美国的法律政治、社会文化和闻名遐迩的民主自由,不是通过报章文件和宣传资料,而是深入个中、躬亲认识。但愿我们以后在缙云山下回顾那难忘的知青岁月的同时,又可增加在美利坚的土地上“洋插队”的话题。

  这里的美国人大多友好礼貌,并乐于助人,不绝于耳的用语除了“谢谢”、“对不起”、“请原谅”外,就是“我可以帮助你吗”、他们请我去中国餐馆享用我久违了的红烧肉,去咖啡厅品尝地道的美国汉堡包,用车载我到数公里外去观赏赛马,到他们那宁静典雅的西式别墅去讲中国的故事……

  到了美国,仍难免寂寥心绪。这里无人可共析孔子庄子,相与赏读唐诗宋词,讨论文化大革命和毛泽东。身处异邦,但我们文化的根却固植在那片古老悲壮的土地和沉郁曲折的历史上,我们的形形色色的痛苦与欢乐,系于那留在故土上多舛而又让人亲切怀想的逝去了的岁月。

  当我挚居在歌乐山下,我曾想往飞向太平洋彼岸,但真的抵达彼岸,方知并不可能生出多大的惊喜,反倒才真正省悟到──我是一个中国人。

  写到此,我忽然忆起你曾经说过,你并不是什么大学教授,你只不过是一个下过乡挖过地,如今依然可以挑上大粪,拉上板车,唱着歌进城赶场的“知青”。我赞赏你的气度和智慧,觉得不妨改为:你是一个研究中国文学的大学教授,但又闪耀着知青苍凉悲壮、青春无悔的气韵。

  离开重庆前一月,拟定到你处话别。但临时又遇公差,回来后又推知你去某地讲学,八月底又回丰都老家探望父母,故而未能成行告辞。

  岁月匆匆,人生苦短。

  谨在这纸上向你道一声:

  务望珍重,后会有期。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