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最浪漫的事(《随缘集》序)  

2009-03-04 23:34: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浪漫的事(《随缘集》序)

 

2009223日新学期开学之前,我与老虎先生的关系完全可以用“素昧平生”来描述。

记得是在春节后,我在云南丽江上课,下课后看到手机上有一个很不熟悉的“未接来电”号码,因为是长途漫游,我就回了一个信息:“请问您有什么事,可否用短信息告诉我?”很快收到一个回信:“我是西南大学的职工,我姓文,平时喜欢写点诗歌散文。为了纪念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四十周年,朋友们都鼓励我整理成一本集子,我希望李老师可以帮我看看,并且写一篇序言。”

我真的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托词来拒绝这位不相识的朋友,但我却理解这位朋友,他不知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他定然是坚信我决不会拒绝他,才给我打这个电话的。于是我回信息:“我222日才从云南返校,23日就开学了,这学期我的课也很多。你先把稿件放在文学院我的信箱里,容我慢慢拜读,好吗?”

2009223下午上完课后,我果然在信箱里拿到了一摞厚厚的打印文稿。我很想知道这位“文老师”到底是何方神圣,于是便从“前言”翻到“后记”,都没有发现他的大名和就职单位。“前言”最后倒是有一个五号字体的手写的签名,用笔粗重,模模糊糊,努力辨认,仍不得而知。迅速地检索,发现“目录”中的篇名和作品中频繁出现“老虎”和“兔儿”的称谓,这时我才搞醒豁了,原来作者就是“老虎”。

一连几个晚上,我都在挑灯夜读老虎的大作。当我读完所有的文字时,我发现,原来我和老虎已经是很熟悉很熟悉的朋友了。

其原因如下:

第一,老虎是我的朋友——冯志田和唐康林的好朋友。志田和康林在20年前就读中文系时就爱好文学与体育,并且把这种爱好一直保持到今天。他们读小说写诗歌、练书法搞摄影,他们经常登山游泳,五十来岁了,竟然从合川畅游到朝天门,有一次志田还和他的妻子二川还在嘉陵江中救起了一位失足落水的青年。上学期的有一天,我有事去志田办公室,志田拿出他收集多年的我发表的文章以及媒体有关我的文章,细心地剪贴,有序的编辑,让我无以为报、老泪纵横。古语有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读完老虎的作品,我更加相信此言准确万分,在字里行间,我分明就看到了老虎、志田和康林们熟悉的身影与自强不息而又浪漫的精神。子曰:“益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良师,益友也;高足,益友也;朋友友,益友也。所以,我与老虎是朋友了。

第二,老虎在那篇幽默的说唱词《说面条》中还提到与他同科室工作的张吉全先生。张先生是我另一个好友、经贸管理学院的张吉琼教授的堂弟,吉琼老师曾带我到吉全先生新开张的“学府面庄”去吃过面条,大约就是老虎献唱“说面条”的时候。我和张吉琼、张孝友夫妇在十六年前就认识了,除了我们自认为自己都是这所大学里最受学生喜爱的老师,还在于我们都自称“舞教授”,和他们在一起跳舞聊天,我感觉到人除了尽职尽责外,还应活得尊严而自由自在。欧阳修说:“君子以同道为朋。”君子之朋声援砥砺、生死与共;小人则以同利为朋,小人之朋结党营私、党同伐异。我与吉琼、孝友伉俪有君子之交,老虎是吉全的同事,吉全是吉琼的弟弟,老虎自然也就是和我又亲又熟的朋友。

第三,老虎和兔儿的爱情从四十年前一直甜蜜如初,一本《随缘集》就是一对普通的夫妇写的爱情神话,他们间的思念、鼓励、理解与缠绵,让人不止是感动,简直就是妒忌,怎么可以把“老虎”、“兔儿”这么亲昵的关涉属相的称谓从二十岁一直呼唤到五十九岁?这样的甜蜜,一直在我们梦中,所以,老虎、兔儿是我神交已久的朋友。

第四,我和老虎、老虎的妻子兔儿都算是共和国的同龄人,我们有同样的经历,同样坎坷并且快乐充实的人生。

想起了10年前写过的一篇随笔《共和国的同龄人》,窃以为可以作为老虎《随缘集》的前言,也可以交代我和老虎、兔儿们缘分的由来:

 

共和国的同龄人与共和国同步共进。为了纪念新旧交替的己丑年,为了不忘经过血与火考验的生日,他们多取名为曙光、黎明、胜利、解放、建国、南下、进军。名如其人,名育其人,六十年来,他们踏着祖国的履迹,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了孩提,走过了花季,走过了不惑,走过了知天命,弹指间走过了如诗如歌的一个甲子。

共和国的同龄人属牛,勤奋努力,忍辱负重,发乎情,止乎礼义。他们一直把自己当成社会主义大厦的一块砖、一匹瓦、一个小小的螺丝钉,尽管往往被人忽略为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却始终不肯退却灰心。党的需要,人民的召唤,组织的分配就是铁的定律。他们看重荣誉,努力上进,所作所为都必须对得起父母,对得起子女,对得起社会和人民,对得起与祖国一同成长的自己。

共和国的同龄人虽有牛性却少有牛般壮实的身躯。他们正当长身体、长知识,正需要加油充电打气时,却被为了工作四处奔波而不得不忍痛割爱的父母放弃。于是,他们必须以孱弱塑造刚强,以柔韧刻画壮美,他们如海绵一样地吸收,在继续操练中不断地调整充实自己。

共和国的同龄人浪漫真率,是性情中人。看《上甘岭》、《狼牙山五壮士》便热血沸腾;看《霓虹灯下的哨兵》、《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便心潮翻滚;看《卖花姑娘》、《焦裕禄》便涕泪滂沱;看《生死恋》、《红帆》、《泰坦尼克号》便向往憧憬。他们当过农民、工人、战士、大学生,也当过学者、领导、企业家、商人。百忧感其心,万事劳其形,终于,他们面临了提拔、晋升,然后退居二线,乃至退养、下岗的命运。生活的坎坷虽然使他们走进现实,但美学的心眼却使他们一如既往地宠辱皆忘、用舍由时。

如今,共和国的同龄人已到了两鬓斑斑的“儿立”之年,不敢夸自已现在已入花甲、早知天命,不肯说二十年前惑与不惑,更不叹三十年前立而未立,但他们与共和国一起站立一同感受一样艰难的历程,使他们不相信眼泪而追求实力。在跨入新世纪的共和国六十大庆之际,他们唱出了那少年时代青黄不接而又无怨无悔的歌曲:

你是一枚杏儿,

一半青来一半黄。

你说你还不成熟,

我可偏要尝尝。

果真是又甜又酸,

可甜也欢畅酸也欢畅。

酸时我把甜时想,

甜时我把酸时忘。

 

当然,《随缘集》里也有一些小小的瑕疵,比如,有些诗词格律不够妥帖,当然作为言志之作也未尝不可。此外,老虎还喜欢生造一些只有他和兔儿才读得懂的词语,以至于老虎写给我们看的诗歌有时候注释会多于原文。虽然读起来偶而会有生涩之感,但那些注释却是极好的散文,因为它们给我们讲述了一年又一年发生在四川苍溪、辽宁营口、重庆北碚的最浪漫的事。

于是,那支歌又激荡在我的心头:“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老到哪儿也去不了,坐着轮椅慢慢聊。”

借此歌词来祝福我的朋友老虎和兔儿夫妇,祝福我所有认识的和未曾谋面的至爱亲朋。

                                              李达武

                               

 200932于西南大学九五斋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