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父 亲(连载8)  

2009-02-12 09:1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世间最高大,最完美的男子形象。

  父亲的祖父,我的曾祖李廷箫为咸丰三年进士。《清代职官年表》第三册上记载他在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曾任山西布政使,光绪二十七年迁甘肃。不到一年,他因忠谏而被革戍边,不久即饮恨过世。由于是戴罪之人,故他庞大的黑漆木灵柩被送回老家时还缠挂上极沉重的铁枷锁。这段既荣耀且屈辱的家史使我们家的人个个自命不凡却又谨小慎微。

  我的祖母阮氏出生于一个书香之家。她嫁到我祖父家时已经家境式微。祖父因饱读诗书而行医桑梓,祖母则常为一些乡邻排忧解难甚至代写书信。享誉一湾的“阮先生”之称足见她的见识、才华与不让须眉的胸襟。父亲更多地接受了祖母的遗传基因,才使得我从小就有着红花大盗独行侠般的义胆和舞文弄墨、不甘沉默于心的情性。

  父亲是抗战胜利之后在武汉参加全国联考,以第二名的优异成绩考入中央政治大学法律专业的,毕业后经祖父的朋友介绍由南京经武汉来到川北,在岳池县地方法院当推事(法官),他在那里遇见了我的妈妈便坠入情网,从此侨居四川,置世代单传、长房长孙的义务和责任于不顾并且乐此不彼。

  风度翩翩、高大英俊到接近一米八的父亲遇见了我娇小玲珑、美丽娴淑,却只有一米四八的母亲,并结为佳偶,完全合符自然法则和全人类理想。两美必合、取长补短使他们配合得天衣无缝。三十年夫唱妇随、举案齐眉的结果是培育出了我们五个还算优秀的儿女,并且将单传之风移交下去──我哥哥也只有一个儿子,若不是计划生育,恐怕他至少也会有四个以上的女儿。至于我侄儿李洒是否会有负于家族众望,在自然与社会都变化得无辙可寻的今天就成了一个未知数,何况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想必祖上也不会怪罪。

  我父母的爱情发生得极其诗意。

  我外公因热衷于中共川北地下党的活动而几乎耗尽家资。青一色的四个女儿不可能再同时接受新学堂的教育,于是,作为长女的我母亲在北碚的兼善中学获得高中毕业证书后便辍学求职。我的二姨妈也就拿着我母亲的文凭考上了重庆大学,所以我二姨妈与我母亲一直共用着一个名字。

  我父亲见到我母亲是在一个纯属偶然却又十分自然的早晨。有人指着姗姗来迟的母亲说“那就是新来的书记员”,我父亲顿时两眼发亮、心头发热。于是他抢在母亲进门前在“签到簿”上凭着灵感在我母亲的名下写下了一个准确的时间,这一刻从此便载入了我们家的史册。

以后我父亲每天都在我母亲进门前一刻代为签到,终于有一天因心跳手抖而被提前来到的我母亲“捉拿归案”。不久他们就在我外公、外婆的主持之下举行了婚礼。谦谦君子,稳重严谨的父亲平生唯一的浪漫与张狂也就到此为止。文革前我家有一张很大的他们的结婚照,父亲穿着中山装,母亲披着婚纱,绝对的郎才女貌、金童玉女。婚后他们互敬互爱、心交神契,几十年温情脉脉令邻里亲朋称羡不已。   

八七年我母亲因长期高血压猝然去世。那天我母亲和我父亲正在武汉的一家电影院看一部轻喜剧《月月》,看着看着我母亲说“那银幕上的人怎么都倒过来了?”,父亲说“你可能太劳累了,靠在我肩上闭目休息一会儿吧!”,谁知这一休息便不再醒来。一个小时之后我母亲在医院里静静地去世,她美丽的眼睫毛上还有一点晶莹的泪,不知是同看《月月》时的幸福激动,还是对父亲的眷恋惜别,或许二者兼而有之。

  父亲在母亲过世后一直恸哭自责,他高大的身躯鞠躬在母亲灵前并且疾首痛心得令人肝肠寸断。他穿着我母亲去世前几天为他织成的毛背心一直不肯脱下。这些年他又怕把它穿坏而存放在箱底,叫人直想起元稹《遣悲怀》中的“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尚想旧情怜奴婢,也曾因梦送钱财,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的深挚忏悔。

  父亲除了钟情之至而外,最突出的品质是处世的明正和工作的干练,而这又恰恰是他这样实践型的老一辈知识分子最具有价值的个性品德。

  年轻时的苦学深钻锻炼了他缜密冷静的思维力,个人品质上的向善,又为他提供了处厄境而不淫的内聚力。五十余年来的人生阅历又造就了他作为智者的睿敏眼光,而他所深深挚爱着的妻子的美丽与温情更时时抚慰着他的心,使他数十年来能够保持住心田的平静与平衡。

  解放前夕由于对国民党政府黑暗腐败的认识,他毅然拒绝了法院院长邀他去台湾共事的督请。解放后,他留用在法院任人民法官,仍能一如既往地以法律为准则以事实为依据。我出世时他已由法院调往行政部门,后来再调到省运输公司万县分公司做调度员,并当上了省劳动模范。幸好他被迫放弃了专业,并且没有被接受加入中国共产党,否则,文化大革命中他除了“国民党法官”的头衔,一定还会戴上“打入专政机关、混入党内的阶级异己分子”的高帽子。

  人生该是多么的艰难。

  几十年的人生之路要象我父亲那样走过来,就他的个人条件和历史条件讲,又该是多么的不容易!

  以大学生的学历,法官的地位,俊美伟岸的风采,在旧社会他得用多么坚强的毅力去抗拒那政治的、经济的、情感的多种诱惑,才能够出淤泥而不染,直到文革后还有不少人登门拜访,感谢他当年判案的公正。

  在新社会,政治运动之频繁,人际关系之紧张,社会体制之畸型,而他,始终和我母亲依偎在一块儿,把我们的小家置于诺亚方舟之上,一直安全无恙地向着闪现着灯光的港湾漂去。而他们,既问心无愧,又做出了力所能及的贡献,从而赢得了周围正直人们的好评。

  盆地中偏僻的小城没有拘束住父亲的眼光,喧杂的调度室没有局限他的意志,他象石头一样地挺过来了。没有招人注目的色彩。没有惑人心旌的许诺。不伐善,不轻飘。沉默但是实实在在地生活着,工作着,使人觉得牢靠、坚实,有硬度,有力量。鲁迅说过,“有石头就有火种。”父亲是怀着一腔让人看不见光焰的火在生活着。

  父亲经历了两个本质上截然不同的时代,走过了几十年漫长的人生之途,如今,虽已过古稀之年,却仍能够如此沉着、安全、充实、正直地屹立在人海之中。别人的光焰掩没了他,他并不痛楚;自己的遭际局限了他,他并不怨悱。爱妻子、爱子女、爱自己、爱工作,这该是怎样的一种人性美的光辉啊!如果“伟大”这个词不被个别人垄断的话,我真要匍伏在所有与我父亲同心同德的父亲们面前,献上我真诚的礼赞:

  ──伟大的父亲们,万岁!

                      摘自拙著《爱情诗歌与美》新疆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