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万县市大街小巷的故事(连载四)  

2009-02-10 23:27: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城区第二层马路:

从西山公园开始,依次是西山路、水牌。水牌的对面是食品公司,水牌下面就是叉街子菜市场,食品公司旁边是凉水井,凉水井巷子可以通向上一层的专区医院。凉水井旁边是二门诊,二门诊左边是臭水井,臭水井可以通往望江路小学和专区医院对面的蜂窝煤厂。二门诊的对面是海员俱乐部,海员俱乐部右边依次是肥皂厂、二派出所、华华公司。华华公司左边是磨子巷,磨子巷里是盐业公司和运输公司宿舍。我爸爸在四川省运输公司当总调度员,从文革期间直到三峡库区搬迁,我家一直住在那里,宿舍里还住过好友蓝薇薇和李兆瑜。磨子巷向下的石梯特别陡,直通杨家街口港务局,磨子巷向西往下住着我的中学同学罗流芳。

华华公司右边向下是一条S型的马路,依次是“又一村”(老字号饭馆)、四川省汽车运输公司、搬运公司,直通杨家街口港务局。

华华公司基本上是万县市最热闹的二马路的开端,起头就是门面很大的糖业烟酒公司。糖业烟酒公司对面是百货站,斜对面是有一个神父主持的每周都会做礼拜的真元堂。真元堂巷子向上走是鞍子坝小学,我在万县市就读的第一所母校。小学对面是保险公司宿舍,我小学二年级时从成都转到鞍子坝小学,一直到初中二年级我家就住在这个宿舍有着红木地板二楼上。从入住开始,爸爸就要求我和哥哥轮流每天扫一次楼梯,星期六则要我们兄妹扫整个大院子。我们家默默并孤独地坚持了整整六年,这事要在今天,不当道德模范,至少也可能会被电视台报道一番。住在一个院子里的同学有任黎明、曹万生、鲁黎明等人。

鞍子坝经四方井,有一条路可达稀饭厂、电报路小学,有一条路可达专区医院,有一条路可达鸡公岭、万县日报,然后到高笋塘。记得好友姜涛的家占据了四方井一个很有气派的院子,在去鸡公岭的路上还有中学同学刘长淮、“长江”李兴培和“师焉”萧先太的家。刘长淮家是一座低矮的小板房,“长江”李兴培家是在石梯旁的山崖下,而“师焉”萧先太家也是一座两层楼的小院落。萧爸爸和姜爸爸都是万县市很有名气的医生,可惜文革时都被打倒了。不过那院子他们都还是一直住到改革开放房地产开发时期,只是后来院内的气氛一直很惨淡,我每次从那里路过都止不住地往里张望。长江和师焉的乒乓球都打得非常好,我和他们都是校队成员,也参加过市里的比赛。

二马路最繁华的路段依次有:

糖业烟酒公司、保元堂、美味春、医药公司。医药公司斜对面是五显庙,五显庙也是一个菜市场,自然灾害时我曾蹲在那里,插上一个小草圈卖我家养的两只小鸡,因为小鸡没有糠吃,而我又想吃一点点糯米软膏。五显庙的马路对面是盐店巷,盐点巷里有石狮子守门的银行宿舍,据说是解放前盐商的大宅门,反正一直都是住的有钱人。盐店巷口马路边上是高大的百货公司,百货公司对面是电力公司和老字号的成康制衣店,我记得爸爸妈妈的衣服总是在成康制作,所以文革中我妈妈被批判为有资产阶级生活作风。

成康旁边有一条向上的岔马路叫电报路,沿电报路而上可去影剧院、市委、和平广场。电报路与和平广场的岔路口是电报路小学,向上走是鸽子沟、倒拐黄桷树、电影公司、高笋塘。

百货公司右边依次是留春照相馆、京剧团、新华书店,我妈妈一直在新华书店搞图书发行工作,小时候常去妈妈书库看书,书库的后门与京剧团后门门对门,于是那里就成了我的乐园:一是看书累了就常常临摹我妈妈为我收集的“年画缩样”,二是常常从京剧团后门溜进去看京剧,如整本的“杨家将”、“封神榜”、“梁红玉抗金兵”和折子戏“贵妃醉酒”、“打渔杀家”、“三岔口”、“打龙袍”、“秦香莲”、“凤仪亭”、“昭君出塞”等等,回来后就和京剧团演员王大华叔叔的女儿好友王大敏练功,打撂子翻叉(劈叉)、下腰、拿大顶,我喜欢画画和热衷于上台表演的“艺术生涯”应该由此开始。王大敏的妈妈谭周玉是鞍子坝小学的音乐老师,她给我们编排的舞蹈多次在地区文艺调演上获奖,小学四年级时,我因获得单人舞一等奖而被峨眉电影制片厂相中,因家长反对而未走上星光大道。

新华书店对面是市人民银行,旁边是武装部巷巷,此巷直通昙花寺、和平广场。新华书店斜对面是百步梯,百步梯口子上有一家做“甑甑糕”的,梯子上还有卖棉花糖、搅搅糖的,所以小孩子特别多。百步梯上去就是武装部巷巷,横插过去,再穿过电报路就是三元街,三元街里有工商联,小学同学周化就住在那里。工商联旁的一个院子里还住着原西南师范学院院长、诗人方敬的姐姐方姨,周化和大学时代好友周琦常常带我去方姨家。

三元街上去是牛滚荡,牛滚荡向上走就是红十字会医院,然后是卫校。我的同学杨胜利住在红会医院里,杨胜利爸爸被打成走资派以后,他的两个妹妹和我一样无所事事,于是决定跟我学游泳,有一次杨小妹脚抽筋,我去救她,她死劲抱着我,我俩差点一起淹死。同学胡德彪家也住在红会医院旁边的一座小院子里,他的爸爸是专区医院有名的药剂师。而整个中学期间同学们公认的头杠(大哥大)、人称“精蹦”的钟武禄同学就住在医院对面小砖房里,钟武禄很忠厚朴实并且说一不二,出过三次车祸却大难不死,如今颈椎上还打得有根钢筋,的确是个汉子。

百步梯旁边的二马路两边都是小商店,老胡开文、乐器店、百货店、棉布店、丝绸店、水果店、五金店等等,非常热闹。从糖业烟酒公司开始到二马路的尽头和平广场大梯子,这一段路最多也就只有四百来米,可天天都是人挤人,万县市本来不大,好像满街都是熟人。我从乡下调回来后因在宣传队跳舞、在文化馆讲故事、在展览馆当版面编辑和解说员而成了“名人”,走这一段路总会不断有人打招呼,常常走一个小时也走不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