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子弟兵——抢险救灾,众志成城  

2008-05-19 23:40: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弟兵——抢险救灾,众志成城

  同以往一样,当灾难发生,冲在最前面的就是我们的人民解放军。这支以保护人民的利益为己任的军队,在地震发生后即刻紧急动员起来,10多万陆海空三军指战员从四面八方向灾区挺进,公路被阻就走水路,水路不通就实施空降,甚至用双脚开辟通往震灾现场的道路。“不惜一切代价”、“不要讲困难,我只要结果”这样一些只有在战争年代才出现的命令在这个非常时刻频频出现。因为“现在是特殊时期,人民有难,作为人民军队该冒的风险要冒,为了人民的利益,我们部队要有这种精神”(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世明语)。为了尽快拯救埋在废墟下的群众,官兵们在抢险机械还未到位的情况下,徒手往外刨人,直到双手血肉模糊……

  下面这个故事相信所有的人看到了都不能不为之动容:一个小学校的主教学楼坍塌了大半,有100多个小学生被压在了下面。一些消防队员在废墟中已经抢出了十几个孩子和三十多具屍体。但是就在抢救到最关键的时候,突然教学楼的废墟发生了移动,随时有可能发生再次坍塌,再进入废墟救援几乎等于送死。消防指挥下了死命令,让钻入废墟的人马上撤出来,就在此时,几个刚从废墟出来的战士大叫又发现了孩子。于是他们不管命令,掉头就要往里钻,这时,一块巨大的混凝土块眼看就在往下坠落,那几个往里钻的战士被其他人死死拖住。两拨人就这样拉扯着,一个战士跪了下来大哭,对拖着他的人说:“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求求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我还能再救一个!”请问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军队么?战争年代,为了人民的翻身解放,他们前仆后继,浴血奋战;和平时期,为了人民的安危冷暖,他们赴汤蹈火,义无返顾。

特别是在参与救灾的人当中,有失去妻子的丈夫,也有失去孩子的母亲,但他们甚至没来得及多抹一把眼泪,转身就投入到抗震救灾斗争中。“女儿大学刚毕业回来一天就和她母亲一起走了……”北川县公安局民警唐首才,这位刚强的汉子说起自己家里的受灾情况,忍不住哽咽。尽管如此,他仍然与同事们一道奋不顾身地抢救被困群众的生命。他们的想法其实很简单:“老百姓遭了这么大的难,现在又是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我就不能倒下”。在都江堰市,一位基层女干部87岁的老母被废墟掩埋,她自己却哭着在当地学校组织挖掘抢救学生……

北山县的一位民警,自己的孩子也被埋在废墟,当他和大家一起救出了一百多位孩子时,突然听到自己的孩子在微弱地呼唤:“爸爸,救我!”可当时他正在运送伤员。当这位民警运送伤员回到施救现场,他还没来得及给他的孩子以生的鼓励,他的孩子已经窒息。

 江油县女民警蒋娟刚生了小孩,想到灾区来的小孩,于是下班后就按时去给两个小孩喂奶。

  步行5公里开展大营救

  广东救援队深圳特警三大队特警王夫基和队友在13日下午进入灾区,被指派到什邡市红白镇执行搜救任务。当时,队员们穿越液氨泄漏的化工厂,徒步在被泥石流堵塞的山路上步行5公里,最终在14日凌晨抵达目的地。

  “我们是进入红白镇的第一支成建制的救援队伍”,王夫基说,他们一到达,立即被分配到受灾最为严重的红白镇中心小学开展救援工作。他们了解到,有400名学生的红白镇小学,在地震当日发生严重坍塌,除一个班在上体育课幸免遇难外,其余360名小学生被埋入废墟中。

  王夫基和队员们在到达当天就挖出4具遇难小学生的尸体。随着救援工作的深入,瓦砾中被发现的遇难小学生尸体也越来越多,学校操场上一排排摆放着从废墟中清出来的小书包。寄托着我们对逝者的尊重,对生者的告慰。

“那是我见过的最鲜艳刺眼的书包,好像时刻提醒着人们什么”。王夫基不能忘记,当他在废墟中徒手挖掘时,一个紧握拳头的小手在瓦砾堆中被发现,当他和队友们全力搬开压在小手上的石块后,才发现小手的主人早已没有了呼吸。可是当他们把孩子的尸体装入裹尸袋时,小手突然松开了,一支钢笔从小手中滑落。“我当时在想,如果没有发生地震,这么好学的孩子,将来一定能成为科学家、工程师或医生。”王夫基说。

将军救援

  背上医疗包上路

  地震发生后,解放军某部突击人员克服困难进入茶坪,当地干部群众也积极开展自救。但伤员数量庞大,抢险突击队员轮番上阵,以惊人毅力将一箱箱药品翻山越岭送到茶坪。目前,茶坪还有一批重伤员急需救护。

昨日中午,来自上海长海医院的专家组奔赴茶坪。“那里很多伤者是骨折,很严重,我得亲自上去。”已年过六旬的将军、国内顶级骨科专家张春才很是着急。“上面太危险,还是由我们去救伤员吧。”陪同人员纷纷劝说。张将军很坚定,作为医生,作为军人,他必须马上走到伤员面前,帮助他们克服痛苦。“我去年还上过唐古拉山垭口,这点山路难不倒我,不就是8个小时嘛。”张将军背上几十公斤重的医疗包,一行9人开始徒步进山。

外国志愿者

此刻我是四川人

  昨日清晨,记者赶往与北川、汶川交界的安县茶坪乡。这次地震中通往茶坪的公路塌方无数,尤其在两个山口间发生山体移位倾泻,形成闭合,道路几乎被山体掩埋。

  汽车赶到五福村时就无法再向前了。一群老外从几辆越野车上下来,向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询问茶坪的灾情。一位金发男子说,他的中文名叫罗安,美国人。这次与他同行的有16名外国人,其中还有加拿大人、新西兰人。“我在电视上看到灾区需要帮助,我很着急,我是桥梁工程师,一定能发挥我的作用,哪怕救出一个人也行。”罗安操着流利的汉语,很坚定地说。

  地震当天,罗安就约上在成都的几位美国朋友一起去省红十字会报名,他的几位朋友都有医学、救护方面的专长。“我在成都生活6年,至于为什么要来,我喜欢网上一句话:‘此刻,我是四川人!’”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