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哥 哥  

2007-01-12 02:28: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我只有一个哥哥,却有三个妹妹。可我父亲对女儿们十分怜爱,对唯一的儿子却一直都相当的忽视并且严厉。

  或许是这本于封建的民主造就了我哥哥的个性,他一出了家门就想独当一面甚至胆大妄为,可一进家门见了父亲如同老鼠看见了猫。那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垂手而立、低头而行,使娇宠的我也不由得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父亲的压抑和我的巧稚,使哥哥愈发寡言少语。“三个响雷打不出一个闷屁”,足见他的沉着,但关键时刻要他表态,他决不表态,却常常使得父亲以至后来的嫂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只要出了家门,外面的那块天对我哥哥来说相当的晴朗,别人家孩子会的,他几乎无所不能。打架、打钉、拍画、下河洗澡,常常搞得脏兮兮、烂朽朽的一身进门。父亲见了落魄的他自然十分气愤,一言不发地看着桌边的方凳和门后的篾片。于是哥哥便极迅疾地搬了那凳,拿了那刑具,脱了裤子,乖乖地趴在板凳上一声不吭。因埋怨哥哥嫌我累赘,不带上我同行同游,我开头还有些幸灾乐祸,后来见我父亲真的动了肝火,把他那十几年积压在心头的窝囊一古脑儿地发泄在那篾片上,于是我便奋不顾身地跳上前去夺下了我父亲的篾片。此时全家也只有我敢于并且能够阻止父亲。我妈妈在一旁苍白着脸,既不煽风点火又不埋怨制止,她深知父亲的苦楚和望子成材以报效人民政府不计前嫌的感恩之心。

  我在父亲面前的嚣张,哥哥从不嫉妒并且倾心佩服,于是在关键时刻他总是呵护着我,从心底里排斥别人对我过激的甚至不公正的评    22

 

价。

  记得那些年家里还没有自来水,我和哥哥常常到很远的公共自来水站去抬水。我走前面,他走后面,他总是把那桶绳抹到扁担边缘最靠近他肩膀的地方,以至于他的膝盖常常碰到满满的水桶,打湿了自己的裤腿和鞋。后来每逢开学我们就帮妈妈书店为学校送教材,一架木板车,他拉中杠,我拉边绳。下坡时,他在前面脚不沾地地飞腾,我踩在后面的车板上,抱着大捆的书,任那木板车在磕磕绊绊然而又十分陡滑的坡路上驰骋。我觉得哥哥驾驶的板车如同飞船雪橇,正行进在阿尔卑斯山谷底和西伯利亚雪原。我发现那一瞬间是我平生最开心最通泰的时分,远胜于学校出纳发给我们搬运酬金的兴奋。

  由于哥哥不爱说话不善交际所以见了女同学便会脸红,我小学、中学时的女朋友们都极喜欢哥哥“假妹”般的羞涩斯文。他的作文常常是我代做代改,可数理化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他高中毕业时正好赶上末班车报考了唐山铁道学院,可是由于父亲的历史问题,他迟迟未收到录取通知。

  父亲认为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便责成哥哥去上山下乡学习邢燕子、董加耕,到广阔天地去以子功赎父罪。可哥哥沉着地不去下户口,待在家里煮饭洗衣。记得有一天他在水池边洗猪大肠,挥汗如雨又不暇用手抹去那鼻尖上的汗滴。我的邻居、同班的女同学兆瑜见了极其痛心,她趴在她家的窗台上看着我勤奋的哥哥,流下了同情的眼泪。那感人的一幕至今还让我激动不已。女同学兆瑜极象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中那个纯情可爱的娜塔莎──她坐在窗台上,抱紧自己的膝盖,告诉索尼亚“只要用力一跳,就飞上天了”。她极富感染力的天真,使得楼下的安德烈意外的慌乱却又动弹不得。──我想,我哥哥当时对兆瑜的不平与感伤,也只有装愚弄傻、不表态的份儿。

  后来,哥哥终于收到了西南农业学院土化系发来的录取通知。我记得是我们原宿舍的任黎明、鲁黎明两个男孩送来的。他们在楼下便大声武气地喊:“达九,考起了!达九,考起了!”我哥哥当时便不知所措,而全家人拿着那通知真可谓啼笑皆非。

  进了大学后的哥哥一下子便破土而出。原来只有一米六四的小矮                                                   23

 

个忽然冲到与父亲不相上下的一米八。进校第二年便赶上排演《红灯记》。于是我哥哥大高着个,方正着脸,一身凛然正气,就演了“浑身是胆雄赳赳”去“赴宴斗鸠山”的李玉和。

  他仅读了一年大学便成了名符其实的臭老九。五年后毕业回家也没什么土壤化学可以研究,便派他去一个乡村中学当了体育教师。这种体力劳动不啻于让他去农村挖板土,所以他越发的膀大身壮、雄姿英发,惹得不少窈窕淑女互相打探和觊觎。可哥哥偏偏看上了我嫂子,她当年那圆圆脸上的一对酒窝可真是极其魅惑人。如今,她也长得心宽体胖与我哥哥并肩媲美,生了个儿子也算高大英俊,使我的姑母们常常因对他寄予厚望而喜不自胜。

  粉碎“四人帮”后落实政策,大学生纷纷归队。我哥哥调到农业局,后来又调到农委,如今做了市中区农牧局局长。想必市中区并没什么农可耕、牧可放,可我哥哥成天局里乡下搞他的土改良种,忙得不亦乐乎。那些农民在我哥哥家谈了半天心,连吃带拉,临走时噙着热泪对我说:“共产党要多几个你哥这样的干部,江山就不会变色。”

  我哥哥对土壤有一份十分执着的感情。离开农村后我和他不止一次地回到那所乡间中学和那周围的乡村去。走在乡间坎坷的石板路上,我们极其般配的形象引起了四周的注意,小孩子们跟在我们后面唱着“小俩口回娘家”、“老俩口学毛选”的曲子,教我们笑骂不是。

  如今,我女儿、我侄儿业已长大。想着他们表兄妹俩小时候也如我和哥哥一样相友互恭,常唱着“妹妹找哥泪花流,不见哥哥心忧愁”

的憨态便宠辱皆忘。我女儿认为世间最漂亮、最能干的男人中,必定有她外公、她舅舅、她表哥。对此,我深有同感。

  中国语言的词汇很丰富,但真到应用时,却又觉得很贫乏。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语来传达这种血肉交融、绵延不绝的亲情,但只要我一想到父亲、想到哥哥、想到一切关爱着我的亲友,我心里便涌来一潮淡淡的依恋,于是,世界变得温馨,肩上和心灵上的重负也变得格外轻灵。

  为此,我要感谢父亲,感谢哥哥,感谢一切将阳刚之美带进女性世界的男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