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为老板主持婚礼  

2006-12-18 01:41: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老板主持婚礼

 

春日迟迟,和风习习,好心情总伴随着好天气。

正踌躇满志地本着“少花钱、多办事、办好事”原则,策划“文明家庭表彰联欢会”时,有人风风火火打上门来,请我去为老板主持婚礼。来人是我的学生,结婚者是他的老板。其实他来兜揽此事不算聪明得计,须知两边都不好糊弄:舍名求利、舍利求名,那分寸只在不能增之一毫,不可减之一厘。

我主持过校内不少活动,诸如新年团拜会、迎春茶话会、三八女性人才研讨会、庆中秋五好家庭团圆联欢会、迎回归庆直辖音乐会、跨世纪人才风采演讲大会等等。作为一名执教多年的高校文学教师,业余时间在大庭广众中吟哦些唐诗宋词、弘扬着精神文明,根据活动主题,适时调动各色男女老少的情绪,甚至调侃一下平日里过于严肃的领导,鼓动那些羞涩压抑的书呆子努力表现、积极参与,把主题宣扬的明明朗朗,把气氛营造得热热闹闹,让人们久久还有陶醉,还有回味,这该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虽然这些义务劳动会耗去我的不少时间和精力,但记得妈妈常说:“力气使了力气在。”我一直都为做一个业余节目主持人而沾沾自喜,并且乐此不疲。

现在,要替人主持婚礼,而且是替一个老板,在我来说,还真是一个新鲜的课题。

为什么不去找礼仪公司?我学生说,一是时间太紧,后天必须举行——据称这一对新人除了本年度的后天,在今后的一年内都“不宜嫁娶”。二是老板认为找大学教授主持婚礼,可望提高中国商人的文化档次。犹如吃腻了生猛海鲜、满汉全席的大亨想尝尝树皮草根窝窝头一样,老板有这样的觉悟,也算懂得尊重知识,反朴归真,难能可贵,应该鼓励。

说来容易动手难。主持世纪之交中国新商人的婚礼,不仅得有西式牧师的风度,面对新人,循循善诱出“无论任何贫困疾病,你都愿意与他(她)结为夫妇,白头偕老”的誓词;也不只如中式司仪的气派,简单指令长袍马褂、凤冠霞帔的新郎新娘“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作一番木偶的游戏,而是既要搞出排场,又要为当事人考虑不太亏本,甚至略有盈余,为小家庭的经济垫一个基本的底。

好在这是一位老板,不会计较赚赔。

我还真为此事忙上了。先找来中式、西式、中西合璧式婚礼程序的资料,又给正忙得不可开交的一对新人打电话,协商有关花车、婚纱、主婚人、证婚人、伴娘、幼童、喜宴等的排列顺序。折腾了两个晚上终于一切准备就绪,从衣橱里选出一套红红的套装挂在衣架上,准备明天一早就去为老板主持婚礼。

躺在床上咀嚼此事,还真的有一点滋味。主持婚礼,筹办百年好合既促进社会安定团结,又是一件开心的善事。何况当事人是一个老板,那红包一定超过我两天的课时费。虽说我以前参加的主持活动基本上没有报酬,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老板的红包不可不要。

嗨,倘若这次效益不错,为什么不可以从此开办一家主持婚礼的礼仪公司?若干年前就有人鼓动我经商下海,但总不想放弃这三尺讲台的圣洁与自由而去算计别人的剩余劳动价值。如今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大家的观念都改变了许多,可就是没有找着一个兴趣、职业、效益三挂钩的位置,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智慧与才能。

本来,按劳取酬绝非可耻之事,文人经商古已有之。春秋时的范蠡,辅佐越王勾践灭吴后,以睿智的政治眼光,断定封建君王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安乐,便去越入齐,以陶朱公身份经商致富,解囊资助天下那些仍旧处于贫困线下的文人。战国时的杨朱与墨翟同样被正统儒家斥为异己。墨翟宣扬“兼爱”,杨朱重在“爱己”、“不拔一毛以利天下”。杨朱在当时就已觉悟,要解放全人类当然应该先解放自己,要让自己先富起来,才能带动全体。至于西汉的司马相如,更是在穷途末路之时以曼妙美文去打动富姐儿卓文君的芳心,后来竟然斯文不要、体面不管地在成都郡穿起牛鼻褌、做起沽酒营生,从此由诗文而美人而人财两得而名扬皇苑宫廷深闺浅闺。古今有良知的文人都追求“立功立言立德”,而最有成效的还要数这三全其美的范大夫、杨朱公和司马长卿。我虽然不敢奢望有三位前辈的功效,却也明白知识文化本是第一生产力。故而美梦一宵,不知东方之既白。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对新人在《婚礼进行曲》中踩着喜炮走向婚坛,鲜花彩带掌声笑语一浪一浪地涌动着祝福与喜庆。婚礼结束前,我捧出自己的散文集《爱情、诗歌与美》,赠送给一对新人,真诚希望老板和他的新娘爱情婚姻如诗如歌,永远甜美。

回家路上,揣着和老板推挡了数次才收下的红包,用手指在提包里估模它的价值。好厚好硬!一百元一张?不可能。但老板大方,教授两天的辛劳,也值。好象长宽都不够,那或许只是十元一张?也远胜两天的课时酬金,比预算的是要少了点,但主持婚礼嘛,自己也年轻,自己也高兴,何必患得患失?

终于快到家门口了,断定前后左右不会再有出席婚礼的人时,我赶快打开那红包:两元的,共有二十五张。难怪刚才老板公司的助理一直叫我:“喂,那个报节目的!”

或许老板认为知识是无价的?认为君子视钱财如粪土,在其他地方可以豪奢,在教授面前摆阔冒福就太俗气?文化与财富本来就不在一个档次,况且我们自始至终都不曾讨论过一个“钱”字。哎,书生到底是书生,老板毕竟是老板。

春寒料峭,夜雨潇潇。躺在床上,又想起了老板的红包。一百元一张,挣钱也太容易了,我收下也会不好意思。十元一张就成为二百五了,还是两元一张比较吉利秀气。崭新的一叠,并且是联号的,存在箱底或许以后还会增值……在几许得意与踏实中,我进入了明天的梦境。

 

                                      19983月一个黄道吉日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