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我可亲可近的渔塘湾  

2006-12-16 00:3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可亲可近的渔塘湾

 

 

渔塘湾在西南大学第八教学楼前,右边是物理电子信息工程学院,左边是李园。原本只是一个小池塘,当时因西师后勤生产科在那里养鱼,偶尔也会有一、二老人在那里悬丝垂钓,故得名。渔塘湾先前还有不少鱼,每到丰收时节生产科的人也会用网打捞了到西师街电影院门前叫卖,几乎都是一元钱一斤的小白鲢,那个池塘的经济效益由此可见。

刚刚毕业留校时是住在渔塘湾左边的李园青教搂,也常常在那杂草丛生的塘边徘徊流连,总想像着那些沉淀在浮藻中的田田莲叶和鱼戏莲叶间的美丽浪漫。直到有一天我的一对学生毕业留校后在那里举行了婚礼,女孩被四个男生用靠背木椅抬起来,权当坐了花轿,然后绕塘半周(池塘的另一边是一堵隔断西师和五一所的围墙),再绕李园四舍青教楼一周,嘻嘻哈哈,噼哩啪啦,用嘴吼出一阵阵鞭炮声和钟鼓乐器声。从此,渔塘湾在我心中就定格为一幅浪漫﹢春天﹢水边的画面,一晃,就是二十年。

五一所迁去北京后,偌大的一座园林就被电大、几所私立学校和几个企业家承租。围墙那边改革开放的红火热闹吸引着渔塘湾以东的西师师生,于是就有人在渔塘湾的隔墙上挖了一个大洞,后来干脆就变成了一座堂皇的门。我也曾循门而进,发现渔塘湾西边的五一所真是别有洞天:一个、两个、三个、四个!那边竟然还有四个更大规模的池塘!后来西师将五一所的土地全部扩征,也就拆了那堵墙,于是东西的五个池塘就连成一片,便有了这个本色而土气的名字——渔塘湾。

四年前刚刚扩建的渔塘湾相当平淡。虽然成教院、网络学院相继座落到第四塘之北和第五塘之南,当因当时的人们还不十分重视继续教育和远程教育这种新兴的教育、教学形式,在那里穿梭奔走的师生就显得有些另类,但却给这一湾湾碧水和疯长的杂树野草带来更多的生机,使渔塘湾荒芜而并不衰败。

西南大学成立后渔塘湾成为连接西师和西农的主要通道,并且从此旧貌换新颜。八教学楼前的渔塘第一湾作为龙头老大已修葺得犹如苏州园林,并且有了一个十分庄重的大名,叫做崇德湖,不过大家还是习惯叫它渔塘湾。

第一湾前高低嶙峋的假山每到傍晚便流水潺潺,其阴柔细腻正好映衬物理学院与出版社之间那因水管压力太大而一跃数丈的哗哗喷泉。沿湾前假山蜿蜒而下,就是弥眼的绿萍一湾,漪漪漾漾,随波逐流,颇有春色三分,二分流水,一分尘土之感。绿萍的左边是低矮临水的回廊,曲曲弯弯的栏边常有席地而坐、潜心读书的靓女俊男,其心无旁骛倒反有作秀之嫌。

第一湾与第二湾之间有一张巨大的索拉着的白帆,鼓鼓荡荡,勃勃向上,很快就成为渔塘湾的新标志和西南大学的生命景观。师生们在这里向左走,向右走,向东看,向西看。生存还是死亡?沉默还是奋战?熙熙攘攘,绵绵延延。于是,我就将这张未名的大帆称作了未来之星,并且把帆下的开阔地带命名为希望之坛

希望之坛下的第二湾可谓寓现代于古朴、融精工于自然。第二湾一半是园林的格局,卵石、小路、花木、假山;一半保留了废池乔木的朴野原观。陡峭的山石砌在两湖的落差间,山石下有两座形态各异的小桥,一座小桥下匍匐着一对相叠相辅绿色的石蛙,另一座小桥连接着左边山坡上的几排古旧的青瓦房,房前几株欲展又裹、亦青亦黄的芭蕉树和满坡的荆棘藤蔓,把人一下子聚焦到了枯藤老树、小桥流水、古道西风的天涯里面。池塘中间还有一个大约三平方米的长满青荇的小屿,四只鸭子常在那周围嬉戏。我不知道它们到底有多少岁了,因为四年前就有四只鸭子,难道是它们一直从过去游曳到今天?上课下课时这里的人流特别多,四只鸭子见怪不怪,依然嘎嘎乱叫、大摇大摆,其无厘头之状很像是经过周星驰的驯化和导演。塘里偶尔要是少了一只鸭子,便会有人大惊小唤,不知那失落的到底是祖母还是玄孙?千万不要染上禽流感。真是可亲可近,渔塘湾的一切都温馨得和家人一般。

环绕第三湾和第四湾的道路已经成为西师西农主干道上的大转盘。第四湾与第五湾因水位较高,在中间的车道两旁筑起了堤防,两道S形的堤上种植着一排排垂柳。暮春时节,柳条依依、柳花片片,如梦如烟,让人错觉是行走在江南。

第五湾左边的第二十一教学楼从前是成脱、自考生的教室与活动家园,如今又进驻了校招生就业处。培训、咨询、求职、试讲,焦急、沉静、失望、如愿,可谓如火如荼、热闹非凡。继续在这里上课求学的低年级同学和风风火火的毕业生擦肩而过、相视而望,都从对方身上观照出各自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是的,二十一楼不相信眼泪,渔塘湾在一旁静静恭候优秀同学的胜利凯旋。

对了,渔塘湾还有一只凌波微步、踽踽独行的白鹭。不!应该是一大一小两只。只不过它们从来不会同时出现。它们是否是先后同窗?还是前世情缘?寻寻觅觅,缠缠绵绵。白鹭有时竟然会落在第二湾那参差荇菜的小屿上。伊人倩影,惊鸿翩翩,仿佛吟咏着那首千古芬芳的《蒹葭》,在溯流与溯洄中执着追求,直到永远。

于是,崇德湖,我们永远的渔塘湾就这样亲亲近近地待在了我们身边。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