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书香不断,青春永远  

2006-12-07 23:09: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香不断,青春永远

——我与北碚老年大学的不解情缘

 

                                         

二十年前的北碚区老年大学,座落在原电影院(如今的天奇大厦)后面的区总工会的一座小楼上。楼下是退休老人们聚会的棋牌室,旁边是总工会的歌舞厅,闹闹嚷嚷、歌舞升平中,俨然一个神圣宁静而又充满书香的所在。当我第一次在原朝阳中学洪代彬老师带领下沿着高峻的梯坎登堂入室时,我看到美丽端庄而又慈祥亲切的李开芬校长和规规矩矩地坐在简陋的书桌旁的头发花白的老年学员,他们那真诚热烈的掌声,他们那充满求知欲的眼神,他们那亲人般的关爱,让刚刚步入中年的我一下子感动了。我想,这大概就是缘分吧?这缘分一结就是二十年。

十年前的北碚老年大学,已由背街小巷迁至天奇大厦正对面的繁华地段:碚峡西路缙松园内的一座小楼上。从校领导,到老年学员,十年前的原班人马几乎都还在:李开芬校长、洪代彬老师,学员中有原仪表材料研究所党委书记王开志、原大寨路小学周昭静校长、区党校李宾副校长,交通局离休干部佘伯坚先生,西师附中退休教师陈维坤老师等,以及曾经当过我的领导和老师的原西师中文系党总支书记张伯华老师和原体育系党总支书记赵令庄老师。他们的勤奋好学、不耻相师,使即将步入老年的我第一次真正认识到继续教育、终身学习的真谛,我想,等我退休了,我也来老年大学当学员,书画班、歌舞班,都是我的夙愿。

以后,老年大学在区委、区府的重视、关怀下,搬迁到缙松园后面、区政府大楼前的一座小楼上。校领导班子由年富力强的原朝阳中学校长陈继先老师接任。在陈校长的主持策划下,老年大学上了一个新台阶,条件不断完善,规模不断扩大,管理也逐渐规范。不过,此时文学班还保留着不少不愿“毕业”的老学员,他们是退休教师、年逾八十的唐雪征老师和即将满八十岁的王竹君老师等人,他们在老年大学文学班的“学龄”至少超过了十年。

如今,随着北碚行政中心的南迁,老年大学的旧址即将建成“北碚的解放碑”。区领导为了方便住在旧城区的多数老年学员,让老年大学又迁至胜利路电影院旁边、地下商场入口处的桐君阁楼上、原北碚区科委、科协办公楼内。每天,这里琴棋书画、书声琅琅,欢歌笑语,翰墨飘香,在商场、股市的熙熙攘攘和电影、台球、音响以及钟水饺和爆烤鸭的娱乐饮食中,使高雅与世俗并存、艺术与生活统一、经典与普及和谐。这大概就是陶渊明所咏叹的“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的境界吧?每当我从西南大学校内匆匆赶至老年大学楼下,在那弯弯拐拐、甚至有些黑暗、有些破旧的楼梯上,我听见了我的那些可敬可爱的老年学生们的歌声和朗诵声,我感到自己的脉搏加快、热血沸腾、活力无限。已经成为西南大学现存在职年龄最老的女教师的我蓦地发现,无论世事怎么变迁,这里始终都是我以及广大老年朋友的精神家园和最后驿站。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可老年大学里总有一些不愿毕业的学员,或者结业回家一两年,又重返校园的,或者到书画班、歌舞班学完之后又回到文学班的。于是,我不能再用在高校始终面对一个年级的教学计划:只教一门学科的某一段、某一专题,然后年复一年、周而复始。而是必须不断更新教学内容——中国古代文学、中国现代文学、毛主席诗词、对联,乃至笑话、谜语、歇后语等等,尽量做到不重复。并通过这些课程和讲座,通过对中国文学各阶段、各种体裁的发展以及重要作家作品的学习,通过对诗词格律的介绍,引导对中国文学有一定兴趣的老同志,在经历了几十年风风雨雨之后,重新对中国文学的发展和地位、影响来一个整体的认识和评价。并在此基础上,通过讲授和习诵一些名句名篇名评,反复体味其精妙之处,进一步提高学员阅读、理解和欣赏中国文学作品的能力。对于有一定诗歌基础和创作兴趣的老同志,则希望通过这一系列诗美的巡礼,获得更多的有关诗词的理性认识,以便采取这些久违了的诗词曲赋形式,歌颂和反映我们的时代、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情感和我们壮心不已的晚晴世界。

二十年来,根据老年大学“老有所学,增长知识;老有所养,健康长寿;老有所乐,丰富生活;老有所为,服务社会的”的办学宗旨,在教学过程中,我们一开始就采用了“因材施教”、“学用结合”的方式。

在教学内容方面,尽量选取与老年人生活境况相近而格调较高的作品,以开阔视野、拓展知识、陶冶情操。如曹操的《步出夏门行·龟虽寿》: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一切生物都必须受生命规律的制约。不能增加生命的长度,就应努力增加生命的密度,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谋福利的事业中去,就能够老当益壮、穷且弥坚,生命也就增值了。

再如唐代刘禹锡的“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李商隐的“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杜牧的“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顾炎武的“老柏摇新翠,幽花茁晚春”等等,都是激发老同志焕发青春热情的名句。

鉴于老同志记忆力已不如从前,以及对古典文学了解掌握的水平参差不齐的现象,我们在注重知识性、思想性、系统性的同时,尽量选取一些生活气息比较浓郁,感情比较真挚,具有通俗性、趣味性的作品。如王维、孟浩然的山水田园诗,宋代的婉约词。在介绍了杜甫忧国忧民的《春望》、“三吏三别”等篇章之后,再介绍他的思妻念家的《月夜》,王嗣奭《杜臆》曾评此诗:“语丽情悲,足见此老钟情之至。”在讲完辛弃疾《破阵子》等慷慨悲壮的爱国词后,再穿插一篇“宝钗分,桃叶渡,烟柳暗南浦”,或者“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就会更加感受到生活的丰富宽广、人情人性的美好。

由于古代诗词离我们今天的现实相去较远,所以,在教学中,我们不大注重字词句的落实和音韵的推敲,而是结合我们的生活实际,从欣赏的角度、美学的角度去感悟,以便获取借鉴。

此外,我国的古代诗词,从产生之日起就是声诗,即可以入乐歌唱的诗,所以,凡是可以歌唱的,我都在课堂上演唱,并教大家一起唱。如王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李白的七绝、李商隐的《无题》以及李煜、苏轼、李清照、辛弃疾等的词。此种方式不但受到老年学员的普遍欢迎,使课堂气氛活跃,而且也帮助他们增强吟咏、记忆、理解中国古代诗词的能力。

古为今用,读写结合。开设“诗词格律”和“毛泽东诗词欣赏”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和鼓励老同志创作。古人云:“诗言志。”我认为只要是表达自己内心的真情实感的,不必拘泥于形式。性情豪放洒脱一点的,可以多些自由体的古诗或现代新诗;喜欢“戴上镣铐跳舞的”,对诗词平仄把握较为清楚的,可以做讲究格律的近体诗;对格律还不够精熟的,可以模仿名家的大作,犹如小孩子描红一样地套写,套写多了熟能生巧,就可以登大雅之堂了。同时,在作近体诗时,用韵可以适当放宽,平仄音韵按普通话的标准就可以了,如果要求过于严格,就可能流入以词害义的形式主义。当然,正式的场合,如公开发表,最好不要轻易冠以“七律”、“五律”,用“七古”、“五古”等较为自由的诗体比较妥贴。

随着老年大学学员年龄逐渐趋于年轻化,为了满足广大学员希望系统学习中国文学的要求,我们又开设了两年制的文学班课程,在全面介绍中国文学各种体裁、风格、流派和重要作家作品的基础上,提高阅读、欣赏和写作能力。

由于我们在教学中采用了适合老同志学习的多种形式,所以深受老同志欢迎,也大大提高了他们的学习兴趣和创作激情。差不多每周上课时我都会收到几份习作,虽然这些习作的稿笺纸五花八门,有的是用医院废弃的诊断书,有的是用长短宽窄不一的、孙儿孙女们从作业本上撕下的不要的纸头,而绝大部分是他们曾经工作过的单位的已经发黄的便笺,然而就在这样的稿笺上,我却看到了他们几十年奋斗的足迹,看到了他们的回忆与梦想,看到了他们的努力与勤奋,看到了学习和创作竟然使他们如此美丽年轻。已经出版了四期的《缙云文苑》就是他们心血和心声的结晶,展卷诵读,你不能不被他们的热情、真诚和梦想感动,我认为他们的习作就是人世间最美丽的诗篇。

如陈继先校长的诗作,让我读到了一位教育战线老战士的忠心赤胆;刘伦均主任如行云流水般的歌词、车灯调,通俗自然,唱出了人民的渴望和平统一的共同心愿;岳克明老先生继《日月诗草》面世后又出版了《日月集》,堪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典范;市委党校退休教授、党史专家李新生老师以《新生诗稿》写出了自己一生的坎坷经历,以及拨乱反正后自己重获新生的喜悦和再创辉煌的奋战;从领导岗位退下来的郭忠久老师是英雄郭林的父亲。他用自己的习作缅怀儿子“壮志未酬人先去,警徽依然保平安。待到九天重逢日,肝胆相照俱开颜”,让后人明白,怎样的生命重于泰山;刘祖成老先生也有很好的诗词功底,他的诗词题材广泛;做过三十几年乡村教师的班长贾幼君老师热心公益、踏实肯钻、多才多艺、文武双全。她的诗歌信笔而至、音韵和谐、形象自然。长期从事行政工作的丁正玉老师作品内容充实,不少已经发表面世,可谓“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学化学却善于写故事、科学小品的周勋荣老师兼容并包,她的诗歌善于在激情与形象中融汇逻辑与理性的色彩;而始终保持着一颗童心,并且永远漂亮的王冰老师总在诗歌里回忆她纯洁的初恋;当过知青的贺光荃老师,则通过创作来品味过去的岁月和丰富的经历以及一代知青的浪漫情怀;从事幼教工作的李洁,以她过人的文学、音乐才能为老年大学文学班创作的班歌热情洋溢,唱出了老有所为的追求和老有所乐的心愿……

总之,这些作品,都是文学班全体学员学习的总结汇报和诗意人生的展现。看到他们的成就,看到北碚区老年大学二十年来越办越好的变迁,作为其中的一员,我感到由衷的喜悦和自豪,我知道我与老年大学和所有老年朋友的缘分将延续终身,我衷心地祝福北碚区老年大学和我亲爱的老年朋友们书香不断、青春永远。

                            

                                                                 达五

                                                                             2006年12月7日于北碚西南大学九五斋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