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芳邻  

2006-10-22 00:02: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水.情志.红帆 ───────────────────────《爱情·诗歌与美》

 

 

 

 

        

 

 

  “远亲不如近邻。”

  孟母三迁,为的是亲贤人,远小人,寻求芳邻。

  单元房,门对门。“洛阳女儿对门居。”

   她是我的同学,她和他是我的芳邻。他们常说:“关了门咱们是两家,开了门咱们便是一家子。”因为“一家子”便可不必因得到帮助而歉意、而感激啼零;便可不必因不知如何报答而耿耿于怀,惴惴于心。

  记得他第一次告诉我,是我刚从上海进修回来。或许是我在他的故乡生活了一年的亲近感吧,他来和我谈上海的风俗民情。说着说着他忽然说:“真幸运能和你做邻居。”“为什么?”“你是她的同学,是我们最信得过的朋友。而且……我第一次见你就特别喜欢你……的气质。”

  我觉得他这家伙真是贪得无厌。她那么漂亮、那么能干、对他那么一往情深,他还吃着碗里的,盯着别人锅里的想入非非。于是我便以开玩笑的口吻正告他不准他“花心”,倘若他有一点犯规,我便会向她合盘托出,让他知道我们女人并不是好欺侮的。而且,以他这样的“狗胆包天”,很难说不利用职权动女部下的心思。因此恐吓他如果犯了错误,那真是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也就别怪她不念旧恩,别怪我不讲友情。

  给他家带儿子的婆婆有一天忽然对我说:“我们家叔叔总是指着墙上的日历画上的人说象你。问我是我们家阿姨好看,还是隔壁阿姨好看。”

   70

 

  我吓了一大跳,他居然在家公开讨论、公开评比?天,我必须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于是我当着他的面,要她把他管教严一些。

  或许是对自己的丈夫太熟悉太了解,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然后轻轻地叹出口气,安抚我道:“他呀,只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他要真动你一个指头,我就把他输给你。况且,管得了人也管不了心,让他开放去!”

  记得那些年,没有天然气。烧煤,得发火柴。我除了学校的工作外,还四处奔波兼课,根本没有功夫去砍小木块。很多次我下课回家,发现门前放着一筐砍好的发火柴,然后她或者婆婆告诉我,那是他专门为我砍的。

  后来,他当了领导,星期天常被人拉去钓鱼。于是,我们每周都能吃上他们洗净剖好的鱼。有时那鱼很大,让我怀疑是他一无所获后从市场上买来蒙骗我和她的。

  每天早上,我和她起床送走上学的孩子以后便互为参照物:“今天脸色怎样?可以吗?可以就出去走一遭。”“人过三十,一日十变。早上起来新鲜,年青十岁。中午不睡午觉下午就会老十岁。……”

  总之,不漂亮是不出门的。我当然可以做到,反正我一周只上一次课。而她却做不到,再不漂亮也得去,哪怕迟到早退。但她总是那么漂亮,那么灵犀,那么干净利落一如倪萍、一如中央二台那个主持“北京──波恩之夜”的带有古典美和现代浪漫的女主持人。

  她从中文系调去外办后,偶尔因接待工作会得到一些好烟或洋烟。于是趁着他不在家,她便敲开我的门,硬要我同她一块品尝,并且蕴出点味儿来。我有气管炎,自然婉言谢绝并鼓励她想试就试。于是她煞有介事点燃一支,还未吐出一口,便呛着说:“不行,不行,不香不脆还象女特务,我们受不了这洋罪。”

  天天见面,可天天只要一打开房门,我们便会站在各自家门口聊上半天,那楼梯犹如一个硕大的话筒,大约楼下八家都听得见:我们的知青生活、我们的大学时代、我们对婚姻家庭的态度、我们对社会人生的感慨。总之,五楼的两家不设防,无秘密。

  他们的儿子也极其可爱,我女儿上学前班时他才出生。后来念到                                                      71

 

幼儿园了,每天下午他接儿子回家,父子俩便唱着“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一二一”地踏上五楼来,并且在四楼转弯的当口,那小家伙便使出吃奶的力气高声喊我的女儿:“李言延,大坏蛋。我们都是好蛋!”至少有一年如此,百喊不厌。

  他们迁去浦东时,我正在南方一所大学参加近代文学研讨班。回来时已经人去楼空,听隔壁单元也是上海人的小张说,他们等了好几天,因为那边催得急,害怕夜长梦多,只好不辞而别了。小张说,他们会写信回来,他们请你们母女去上海……

  邻居八年,他坚持说着那些可喜可怕可亲可恶的恭维话,以至于我想象她一定被他恭维赞美得神魂颠倒或者百倍提高警惕。

  他看起来不怎么漂亮,老实巴交甚至于有些丑,还有些“色”。但他当过主任又当过局长却从未出过什么绯闻。浦东开发后,他本来年富力强前途似锦,可他却与她从官场激流勇退,去了他父母之乡跻身于开发者的行列。

  仅仅两年不到,他们夫妻二人都拥有了自己的公司,自己独立而又互相联系的事业。

  他在电话中仍不时开玩笑,说我们公司还空一个公关部主任的缺。

  我说我不爱做生意,就爱教书这职业,虽清贫却自由。我不想没日没夜、成年累月地在外奔波颠沛流离。而且,我也不如她那么能干,更不想加入他们竞争的行列。

  最后,他说,他们商量好了一个忍痛割爱的主意,就是在浦东为我介绍一个男朋友。我说,好呀,让我放弃这份清闲与自由,让我们一辈子做芳邻。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可是我与她和他之谓也?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