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达武的博客

 
 
 

日志

 
 
 
 

吴宓先生轶事  

2006-10-01 21:3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宓先生轶事

 

六十年代末期,我在梁平的广阔天地插队落户当知青,曾在梁平县屏锦镇七桥的西南师范学院分校见过正在接受批斗审查的吴宓先生。先生当时已被造反派打折了一条腿,可他拄着木棍,身板和脖子都极其挺直地伫立在宿舍门口的阶梯前,须发皆白,目光炯炯。当我得知他就是胆大包天、竟敢与新文学运动的旗手鲁迅先生论证作对的吴宓时,我的阶级感情忽然淡漠,心中肃然而生敬意。自从被文革抛弃,被强制下乡的我们这一代,就开始对斗士鲁迅的偏激产生质疑,而学问与人格则成为我们朦胧叛逆后的新追随。

这或许就是我在78年秋季报考西南师范学院中文系的一个潜在原因。

可惜,我来迟来。人们告诉我,吴宓先生因年老多病,生活不能自理,已被送回老家。也有人说,吴宓先生已于78年春天去世。是耶?非耶?莫衷一是。我明白再也无缘拜谒吴宓先生,但心中那无限向慕与瞻依,乃至终不能忘情者,是先生不可复见,而其谁与归!

于是,有意无意中,也就搜集了一些关于先生的正史和轶事。

古人云:“不为圣人讳其短也。”又曰:“为贤者讳。”

 

                      一.

 

吴宓先生慷慨好施。在昆明西南联大时,有一逃难妇女因闻先生盛名而点名要找吴宓先生。先生见后知其困境,即解囊资助若干,以救其燃眉之急。

解放后,搞运动,有人提及此事。认为“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进而推断那妇女与吴宓一定有瓜葛。于是工宣队派人外调,几经周折终于找到那妇女。那妇女一听吴宓先生还活着,便大哭不止。工宣队外调人员极力安慰,仍大哭不已。工宣队说:“你不要哭,不要怕,知道什么就揭发。告诉你,吴宓现在已被我们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已经永世不得翻身了。”那妇女一听,更加大哭,以至倒地。继而击胸呼号:“吴先生,大恩人哪,没有你的救助,我们一家怎能活到今天哪!吴先生,好人啊!”

工宣队瞠目结舌,不知如何应对。

 

                     二.

 

吴宓先生的果敢之气、刚正之节、仁爱之心、磊落之气,至晚而不衰。1949年共和国成立前夕,他不去美国,不避台湾,而偏来四川重庆。他只是天真而迂腐地希望在这偏僻遥远的地方可以君子卓然独立,不依附于任何政治势力。但五、六十年代的知识分子在翻云覆雨的政治运动中谁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先生如何不战栗?据说他也曾多次地以《易》学来测算过自己的一生之数,竟然每次预测的结果相同:

他享年八十四岁,可分为三个二十八年。1894——1921年,从出生至美国留学归来。1921——1949年,在战乱中。1949 ——1977年,在共产党执政的新中国。他还预测出自己将看到“红太阳落山”。毛主席于197699去世,19781月,吴宓先生在陕西老家溘然长逝。

天不假寿,圣人与学人同归。

 

                     三.

 

吴宓先生钟情之至。先生的夫人虽然年岁比先生小得多,却体弱多病,据说她只有一只肾了。二人平时出门,基本上都是先生扶着她。她生病住院,先生常去探望,一到病床边,便以西方礼节拥抱亲吻,使得同病室的其他女病友面红耳赤,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夫人去世后,先生悲痛至极。以后每顿吃饭,必定多设一副碗筷,悲声连呼:“夫人就餐!夫——人——就——餐!”

看电影也总买两张票,虚位以待,真情感人。

 

                      四.

 

先生办事认真。相传夫人去世后,先生有一女友,喜穿白衣,先生称之为“雪”。据说《雨僧日记》有一则记云:“晚,雪整装以来,索六十元,不理。何其昂也!”

先生日记,据女儿吴学昭说,当年为避造反派搜查,交付了不少给平时较为亲近的师生。如今,这些日记下落不明,希望保存者献出以为研究资料。这也应当是先生的初衷吧?

 

                      五.

 

先生耿直宽容。一日,路过大批判专栏,见一群学生指着大字报互问:“到底哪个是吴宓?”吴宓恭谦地说:“在下便是吴宓。”学生见反动学术权威居然不知避忌,便有了些被冒犯的愤怒。于是摘下吴宓的帽子狠狠地扔在地上。吴宓平静地指着帽子说:“捡起来,捡起来,不然我会感冒。”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